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妖气入体陈义山命在旦夕》免费试读 陈义山叶南星小说章节目录

发表时间:2020-11-21 16:24:28    编辑:泪冰清
妖气入体陈义山命在旦夕

经典小说《妖气入体陈义山命在旦夕》由御风楼主人所编写的玄幻奇幻类型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陈义山叶南星,书中主要讲述了:妖气入体,陈义山命在旦夕,祖宗显灵,求来一个高冷仙女出手相救,没成想,仙女束手无策脾气还大,掳走陈义山暴打一顿,扔进山洞里让他面壁自悟。 自悟那是不可能的,陈义山恼怒之下一拳打碎圣地的老祖像,结果,悟...

作者:御风楼主人 状态:连载中 类型:玄幻
立即阅读

《妖气入体陈义山命在旦夕》 小说介绍

主角叫陈义山叶南星的小说叫《妖气入体陈义山命在旦夕》,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御风楼主人倾心创作的一本玄幻奇幻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此时的陈义山一头扎进外面的世界,还有些茫然。眼下还没有到中午,但是灿烂的阳光、湛蓝的天空、五彩的云朵,还有山野之间草木植被的清香,连同鸟鸣虫啼,时隔数日之久,又重新涌到了陈义山的跟前,钻到了他的鼻子里...

《妖气入体陈义山命在旦夕》 第十一章 慧眼如炬 免费试读

此时的陈义山一头扎进外面的世界,还有些茫然。

眼下还没有到中午,但是灿烂的阳光、湛蓝的天空、五彩的云朵,还有山野之间草木植被的清香,连同鸟鸣虫啼,时隔数日之久,又重新涌到了陈义山的跟前,钻到了他的鼻子里,传到了他的耳朵中。

久违的自由和欢畅,让他有些目眩神摇!

终于算是重见天日了!

他定了定神,深呼吸了一口气,瞥了一眼冲自己冷目而视的雨晴,面色阴沉了下来:“我父亲呢?”

“被我赶下山去了——哎,我问你话呢!你怎么能打开石门了?你这身麻衣又是从哪里来的?”

“你言语侮辱我父亲,又出手伤我父亲,这笔账,我会给你记着的!”

“哟,记着干什么呀,现在就来报仇嘛。”雨晴笑嘻嘻的说道,脸上满是不屑的神色。

陈义山目中凶光一闪而逝,忍了忍,突然甩手朝着山下奔去。

他要追赶自己的父亲。

本来想打雨晴一顿出口恶气,但是想了想,自己眼下的修为根本就打不过雨晴。

毕竟,自己眼下刚刚入了修仙的门,只是第一重境界养元,而且是养元的第一阶段通脉。

报复的话,也要等到以后。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不必急于一时。

“**你干什么去?!”

雨晴一看陈义山要跑,纵身一跃,浮光掠影般一闪身,早拦住了他的去路,呵斥道:“谁允许你下山了?!”

她这一动身,陈义山慧眼如炬,竟立刻看穿了她的底细:

“刘芸,道号雨晴,原籍宋国幽阳郡人,修仙者,年龄十七岁,根基为云梦派仙法,修为养元境界第二阶段——引气,身法破绽二十三处,剑法破绽二十六处,击其环跳穴可破其引气关隘,使之一败涂地,击其膻中穴可使之气脉阻胀,顷刻毙命!”

陈义山有些错愕,这,这就是慧眼的威力?!

居然可以看破人的底细,甚至,具体到了真实的姓名、籍贯和年龄?!

还有那些破绽……

“你发什么愣?!”雨晴厉声呵斥道:“说话啊!”

陈义山没有吭声,心中暗暗思索这慧眼看破的信息到底是否可信。

攻击她的环跳穴就能胜过她?

攻击她的膻中穴就能杀了她?

环跳穴那个位置,呃——

膻中穴那个位置,唉……

环跳穴是在臀部上的,膻中穴是在胸口位置的,都是些私密且尴尬的部位,陈义山连续瞥了几眼,雨晴已经注意到了,顿时勃然大怒,暗想这**居然色胆包天,敢打自己的主意,当即骂道:“下流坯子,你胡乱看什么?!信不信我把眼珠子给你挖了!”

说时迟那时快,雨晴身法如风,两指如钩,闪电般抓向陈义山的双眼!

陈义山站着没动,也来不及动了,但是对方身法中的破绽却在他的慧眼之中迅速放大,二十三处破绽,太多了,陈义山侧身一躲,雨晴的手指顿时抓空!

陈义山心中顿时大喜,慧眼如炬,居然分毫不爽!

不过,也多亏了雨晴是用指头来抠陈义山眼珠子的,如果她是用剑攻击陈义山,就算陈义山看穿了她的破绽,也难以躲避过去,毕竟,她已经修炼到养元境界引气阶段了,宝剑隔空也可伤人。

而陈义山,虽然靠着希夷老祖的魂力帮忙成为了修仙者,却还只是处于通脉的阶段,速度、灵气根基远不能与雨晴相比。

怪就要怪雨晴自己托大,用手不用剑,这才让陈义山捡了便宜。

当然,也不能怪雨晴,毕竟陈义山一直都是个货真价实的凡夫俗子,谁能想到他在老祖洞中顿悟而且还开启了慧眼?

雨晴正吃惊对方只是个凡人,怎么可能躲过自己的攻击时,突然间觉得**上一疼,不由得“哎哟”一声惊呼,体内的灵气瞬间运转不畅,两条腿在顷刻间软如烂泥,整个人“啪”的摔倒在了地上!

惊愕之余,她接连运气,却发现体内的灵气竟像是被堵塞了一样,根本无法调动运转。

陈义山惊喜交加,看来,慧眼无错!

他刚才躲过雨晴的攻击,觑看着破绽,趁着雨晴发愣的时候,袭到她的身后,然后一把抓在她的环跳穴上,没想到立时凑效!

“**,你敢抓我的——你死定了!”雨晴虽然不能动弹,但是看见陈义山仍旧在看自己的臀部,不由得羞怒交加,气的几乎当场死过去。

“呵呵……”他冷笑道:“幽阳郡的刘芸是吧?你也配称修仙者,狗屁!本事也不过如此!”

“你,你怎么知道我,我——”

雨晴惊呆了。

自己的籍贯和原本姓名,除了师父叶南星知道外,别人一概不知,就连师弟水月都不清楚,这个,这个陈义山怎么会知道!?

“很了不起吗?自以为起了个道号就是仙人了?”陈义山俯身过去,凑近了雨晴。

雨晴大惊失色:“你,你干什么?别碰我!”

“呸,以为自己很美吗?”陈义山啐了一口,伸手抓起了雨晴的剑,双手一较劲儿,本来想要折断,但是那剑上带有雨晴的灵气和魂念,被打熬的十分坚韧,陈义山奋力之下也折拗不动,不禁涨红了脸。

扭头看看,旁边不远处就是悬崖,悬崖下是一片碧波深潭,陈义山快步过去,把剑给扔了下去。

许久,才传出一身沉闷的落水之音,剑沉的无影无踪。

“你敢扔我的宝剑!?”雨晴急怒攻心,险些再次气的晕死过去。

那剑可是叶南星赐给她的宝贝,自打修炼开始,就一直养在身边,耗费了无数心血,灌注了无数灵气,而且用魂念祭炼,才使得它不同于凡品,且有了一点点的灵性,以后,修炼到御器阶段,踏剑飞行,御剑杀敌,都要指望它,可眼下,居然被这个**给扔了!

此处山峦往下,正是云梦山腹地深谷中的云梦泽,泽水深不见底,寒意逼人,就连叶南星都不敢下去,剑落在其中,那是不用指望再找回来了。

可以说,十几年的心血算是付之流水了!

“**!**!我一定要杀了你!”

“你刚才用剑伤我父亲,我这算是还了一报!你给送过几天丹药,可又次次打我,骂我,我大人不记小人过,恩怨就一笔勾销了吧。不过,从现在开始,你要是再敢骂我一句,我就打你一耳刮子,看看到底是你的嘴硬,还是你的脸硬!”

“你敢!”

“你可以试试。”

“你这个贱——”

陈义山脸色阴沉如水,伸出了手,对准了雨晴的脸,雨晴嗫嚅着,终于闭嘴,不敢再骂了。

“呵!”陈义山冷笑一声,不再理会雨晴,转身又奔山下而去。

他在洞中狂躁的时候,原本想的是要杀了雨晴,她折辱自己暂且不提,还辱没自己的父亲,甚至动手伤了自己的父亲,还威胁要去颍川郡杀自家满门,着实该死!

但真等到他依靠慧眼,击倒了雨晴之后,反而又没有杀心了。

说到底,他心中还存着仁慈的念头。

而彼此之间的恩恩怨怨,也确实还没有苦大仇深到非要杀人的地步。

既然已经打败了对方,又羞辱了一番,扔了她的宝剑,也算是出了口恶气。

眼下,还是先去追上父亲要紧。

……

陈义山往山下奔走以后,雨晴脸色通红,羞愤交加,她紧咬着嘴唇,调息吐纳良久,好不容易才从地上爬了起来。

也亏是陈义山只是通脉阶段,集蕴不多,体内没有多少灵气,要不然那一把抓下去,雨晴势必要落个残废!

“可恶的**,敢踢我那里,我饶不了你!”

自言自语骂了一句,她倒是想要下山去追赶陈义山,报袭臀和毁剑之仇,但仔细想想,又不大敢。

之前自己明明打的他毫无还手之力的,可刚才出手攻击他,他轻而易举地就躲了过去,反过来一把就抓的自己灵气堵塞,到底是误打误撞,还是——

“太奇怪了,他就是一个凡人啊,怎么可能打得过我?”

再一想,陈义山自己推开了老祖洞的石门,还居然知道自己的本来姓名,事情就更奇怪了。

老祖洞的石门有仙法束缚,虽不算太高深,但不是修仙者,根本无法打开的。

雨晴心中除了羞愤之外,更多的是惊惧和疑惑。

“难道——”

她突然间心中一动,暗想那个**不会是悟了老祖仙旨吧?!

“不可能!绝不可能!”

她念叨着,仍快步冲进了老祖洞里。

刚一进洞,她就觉得不对。

“这,这洞里的气息怎么变得这么浑浊?!”

原本,老祖洞灵气浓郁,呼吸起来不但清凉畅快,而且还有一股奇异的幽香。

现如今,整个老祖洞里的气息都变得难闻至极,像是有股霉味和臭味混合在了一起,雨晴秀眉紧蹙,暗暗嘀咕:不会是那个**在这里面大小便了吧?

但转念一想又觉不大可能,他不食人间烟火,每天只用九阳丹维持生命,连水都没让他喝过,哪里来的大小便?

到底是怎么回事?

为什么感受不到一丝灵气啊……

“天啊!”当走到老祖洞尽头的时候,雨晴突然间惊呼一声,眼睛瞪得极大,呆在当场。

石壁被毁了!

地上一堆碎石片!

老祖像也没了!

七字仙旨更是不复存在!

壁毁像消,仙旨不在,可谓是灵根断绝,灵气荡然无存了!

雨晴吓得面无人色,许久,才醒悟似的往外狂奔,直冲金顶而去。

她要赶紧禀告叶南星,云梦派的圣地被毁了!

小说《妖气入体陈义山命在旦夕》 第十一章 慧眼如炬 试读结束。

妖气入体陈义山命在旦夕
妖气入体陈义山命在旦夕
御风楼主人/著| 玄幻| 连载中
经典小说《妖气入体陈义山命在旦夕》由御风楼主人所编写的玄幻奇幻类型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陈义山叶南星,书中主要讲述了:妖气入体,陈义山命在旦夕,祖宗显灵,求来一个高冷仙女出手相救,没成想,仙女束手无策脾气还大,掳走陈义山暴打一顿,扔进山洞里让他面壁自悟。 自悟那是不可能的,陈义山恼怒之下一拳打碎圣地的老祖像,结果,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