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向月明程湛是哪本小说的主角 小说主角名叫向月明程湛

发表时间:2021-04-18 14:43:43    编辑:冷清清
娇纵

完结小说《娇纵》由时星草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向月明程湛,书中主要讲述了:春末的明城,雨像断了线的珍珠,掉个不停。路面能见度低到不足一百米,霓虹路灯也无法把夜色下的雨雾拂去。向月明刚录完节目,一踏出大门,迎面而来的还是凉飕飕的风。...

作者:时星草 状态:已完结 类型:言情
立即阅读

《娇纵》 小说介绍

小说主角是向月明程湛的小说叫做《娇纵》,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时星草写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两人大半个月没见,程湛一点也没对她“手下留情”。在这种事情上,程湛丢掉了斯文的外壳,只剩下败类。而这两个字,他又很好的运用在向月明身上。屋子里的温度渐渐升高……结束后,向月明慵懒地躺在床上,一根手指都...

《娇纵》 第2章 手下留情 免费试读

两人大半个月没见,程湛一点也没对她“手下留情”。

在这种事情上,程湛丢掉了斯文的外壳,只剩下败类。而这两个字,他又很好的运用在向月明身上。

屋子里的温度渐渐升高……

结束后,向月明慵懒地躺在床上,一根手指都不想动。

她身上随便套了件吊带睡裙,露出大片雪白肌肤,和深色的被单形成鲜明对比。

程湛从浴室出来,看到的便是这一幕。

他脚步顿了顿,漆黑明亮的瞳眸暗了几分,嗓音也不似最初的清冽,变得低沉了许多。

“还不困?”

向月明瞥了他眼:“你太吵。”

程湛哼笑了声,弯腰捏了捏她的脸:“是吗。”

他说:“刚刚我没嫌你吵,你现在嫌我?”

向月明瞬间懂了他的意思,他指的是她叫的声音。

一想到这,她忍无可忍地踹了他一下。

“程湛。”

程湛应了声,抓住她脚踝,感受那一处的细腻肌肤,粗粝的手掌在上面流连,“怎么。”

向月明受不了他这样的撩拨,她挣扎着收回脚,缩成一团。

程湛也不再弄她,掀开被子上床。

他抬手,把人拉入怀里。

“刚刚要说什么。”

向月明打了个哈欠,还是说了声:“我今晚被拍了。”

程湛了然:“这就是你要查岗的原因?”

向月明闻着他身上的沉香味,有种能立刻安稳入眠的感觉。

但还是撑着应了声:“我还把你微博给卸载了。”

程湛:“……”

他低头,捏着她的脸:“胆子是越来越大。”

闻言,向月明笑了下。

她趴在程湛怀里,对着他眨了眨眼,娇滴滴道:“都是哥哥教得好。”

“……”

她这话说的,还真是事实。

向月明现在这胆子,全是程湛锻炼出来的。说纵容有点过,说**可能更合适。

她忽而想到了两人认识时候。

向月明以前,是个性子软的人。她是舞蹈学院的学生,后因脚受伤,转而去了电影学院。

向月明出生虽算不上是大富大贵,但也算是小康家庭。父母和善,一直也相信与人为善。

从小,她学会的也是这些。

但大学后,这个世界和她所认知的不太一样。

大多数人好像都不得不为了某些利益,而做出违背初衷的事。

向月明第一次遇见程湛,是被熟人拉着去饭局,说只是一起吃个饭,认识认识。

做他们这一行的,吃饭喝酒交结总归是免不了。

那个饭局有程湛,他坐在主位,没有人敢上前去搭讪。

向月明一直都安安静静地坐在角落里,也不说话。到后面,她却频频被点名,还被拉着挪了几个位置,被一大肚子男人灌了不少酒。

饭局要散场的时候,那人提出要送向月明。

向月明想也不想拒绝。

大概是她身上的冷感和抗拒过于明显,那人想强行拉她走。

向月明挣扎的时候,恰好撞到了从转角处出来的程湛。

那个时刻,她也不知道哪来的勇气,抬手拉了程湛的衣服。

……

再之后,她被程湛带走。

上车时候,他问了她一句:“知不知道跟我走,也是一样的结果?”

向月明盯着他那双幽深的瞳仁看了片刻,认真说:“你不是那种人。”

程湛轻哂了声。

向月明也不知为何,又补了一句:“就算是一样的结果,你也比他好。”

她好像看到程湛笑了下,示意她上车。

司机把两人送到酒店。

但当晚入住酒店的,却只有向月明一个,程湛没动她。

两人真正有交集,是在几个月之后。

程湛很好心地告诉她,在他这儿,做好人的事不会超过两次。

之后,向月明就和程湛保持了这莫名其妙的关系。

不完全是金主和小情人,但又不像是男女朋友。他们之间,说各取所需更合适。

程湛教她看人,给她她要的资源,告诉她,她可以放肆。

谁再给她使绊子,不要客气的还击。随便她怎么折腾,只要不超过他底线,他都会帮忙收拾。

不过程湛没想到的是,他手把手教出来的人,会举一反三把那些手段用在自己身上。

……

想着,向月明主动抱了下他:“你怎么不说话呀,难道我说的不对吗。”

程湛听不得她这矫揉造作的声音,他警告意味十足:“还想再来几次?”

“……”向月明瞬间怂了,“我上午还有工作。”

程湛冷嗤了声:“给我老实点。”

“……哦。”她一点也不怕:“我就是跟你说一声,我可不想你事后还找我算账。”

程湛看她一脸倦意模样,手搭在她腰侧,摸到了一排“排骨”,他略微嫌弃道:“你是不是又瘦了。”

“好像是吧。”向月明不在意嘟囔:“剧组的饭不好吃……”

……

次日清晨。

向月明被手机**吵醒,她睡眼惺忪接了电话:“喂。”

小希听着她这沙哑的声音,缄默片刻:“姐,还没醒吗?”

向月明揉了揉眼睛:“几点了?”

“八点四十。”

向月明了然:“你过来吧,我现在起床。”

“好。”

向月明掀开被子走进浴室。

程湛已经不在房间了,洗漱好后,向月明换衣服。

她不经意看了眼旁边的镜子,依稀能看见肌肤上留下的痕迹。

因为她艺人身份的缘故,她一般不准程湛在能看得见的地方留印记。

这男人天生反骨,她不让留,他偏要。

向月明闹了几次脾气后,程湛开始在别人看不见的地方,留下深痕。她盯着胸口处的印记,无语地翻了个白眼。

向月明下楼时候,程湛还在家里。

她垂眸看了眼戴着眼镜坐在沙发上的男人,穿上衣服后,他变得矜贵又沉稳,和脱下衣服的禽兽截然不同。

听到声音,程湛抬了下眼。

在看到向月明身上穿的衣服后,他皱了下眉。

简单的T恤和短裤,露出又白又直的大长腿,引人注目。

察觉到程湛的目光,向月明眼睛弯弯地对他笑了笑:“程总,看什么呢。”

程湛收回目光,语气冷淡:“你今天没有工作?”

“有呀。”

向月明笑盈盈道:“有个广告拍摄。”

她缓缓地走到程湛旁边,拉开椅子坐下:“你怎么还没去公司?”

程湛偏头看她眼,没搭腔。

向月明还想说点什么,照顾两人的许姨从厨房走了出来:“小月儿起来了,快吃早餐。”

向月明转头,对着许姨笑了笑:“好。”

许姨看她:“是不是又瘦了?”

向月明挑眉,“这么明显吗?”

许姨点头:“脸又小了一圈。”

“哪有。”向月明不认。

许姨睇她眼,看向程湛:“不信的话你问程总。”

程湛听着两人对话,抬了下眼:“嗯。”

他语气平静道:“抱起来只剩排骨了。”

“……”

向月明想也没想,在桌子下踢了他一脚。

许姨忍笑:“小月儿这段时间都在家吧,许姨给你好好补补。”

向月明耳朵红了红,含糊不清道:“可能吧。”

许姨也不打扰两人,自觉钻进了厨房。

等人走后,向月明瞪着旁边的人:“程湛。”

程湛瞥了她眼,拿过一侧的小笼包塞她嘴里:“多吃点。”

“……”

向月明气不打一处来,翻了个白眼说:“你别在许姨面前乱说。”

“什么叫乱说?”程湛神色淡然,“我们睡一起,她会不知道?”

向月明噎住。

知道是一回事,可这摆在台面上说,又是另一回事。

她瞅着程湛没点不好意思的神色,觉得自己还是功力不够,做不到他这么厚脸皮。

……

吃过早餐后,小希正好也到了。

向月明没看还在家的男人,背着小包出门。

“吃早餐了吗?”

小希点头,转头看她:“姐,热搜下去了。”

向月明一点也不意外,她拉着安全带扣上:“什么时候不见的。”

“我听说是半夜热搜就在往下降,到早上彻底不见了。”

闻言,向月明弯了弯唇:“嗯,程湛做的。”

小希点了点头,没再多问。

两人去往代言拍摄地。

这广告是向月明前段时间接下来的,一个小有名气的酸奶饮品。

向月明还挺喜欢的。

抵达现场后,她化妆换衣服,换上了品牌方准备的服装,白的像是牛奶。

向月明看了两眼,稍稍有点嫌弃。

小希在旁边笑:“姐,这衣服怎么设计这样啊。”

向月明也想知道。

她盯着看了会:“拍几张照片发我。”

“好的。”

拍摄时候,向月明举着酸奶喝,很是享受的表情。

几轮拍摄下来,她喝酸奶也喝饱了。

“休息会,等会再来一段。”

向月明点头,鞠躬感谢:“大家辛苦,中午我订了餐送过来,待会一起吃饭吧。”

“小月儿太客气了。”

向月明笑笑:“应该的。”

她到一侧坐下,打算好好休息会。

刚过去,便看到小希气鼓鼓的一张脸。向月明扬眉,伸手戳了戳她脸颊:“怎么了。”

小希看她:“姐,昨晚营销号的爆料是真的。”

“嗯?”向月明一怔:“什么爆料?”

“之前我们去吃饭谈的那个代言。”她压着声音道:“被人抢走了。”

“……”

向月明拿过自己的手机,看了眼经纪人发来的消息。

夏姐:【之前谈的代言黄了,你晚点来公司一趟。】

向月明沉吟片刻,敲了敲桌面:【换谁了。】

夏姐:【你的死对头,宋霏。】

向月明:【噢。】

说起她和宋霏的恩怨,向月明可能说个三天三夜都说不完。

她挑了挑眉,倒是习以为常。

小希瞥了眼两人对话,愤愤不平道:“她怎么总是来抢你的代言啊。”

向月明轻笑了声:“没所谓,这代言也一般般。”

“哪一般了。”小希咕哝着:“为了这代言,姐你还喝了好几杯酒呢。”

向月明扑哧一笑,安慰她:“没事。”

她支着下巴说:“这代言她抢不走,先让她得意几天。”

小希眼睛亮了亮,转头看她:“要找程总帮忙吗?”

向月明思忖了片刻:“这个不用,我自己能搞定。”

一般情况下,向月明自己能搞定的都不找程湛。

但她搞不定找程湛帮忙时候,也不会不好意思。她和程湛就这种关系,没什么好客套。

圈子里有圈子里的潜规则,她既然有后台,为什么不用。

拍摄完最后一段,向月明和小希离开现场。

到公司时候,她也没想会那么冤家路窄。

宋霏望着她,笑盈盈喊了声:“学妹。”

向月明点了下头:“学姐。”

宋霏看她,无声地弯了弯唇,暗讽道:“一段时间不见,学妹又变漂亮了,这脸是越来越勾人了。”

“还行。”

向月明一点也不谦虚,婊里婊气道:“天生丽质难自弃嘛。”

“……”

小希差点没忍住笑出声,她咬了咬唇,一脸委屈地看着向月明。

宋霏脸色一僵,那刚微整过的鼻子还在透光。

她忍了忍,压着自己脾气:“这倒是,学妹可得好好护着这张脸。”她冷嘲热讽道:“除了这张脸,学妹也没什么别的特长。”

向月明微微笑:“这个就不劳学姐操心。”

电梯门打开,向月明往外走,回头看了她眼:“我听说,学姐刚拿下的代言需要下水拍摄……”

她目光一顿,停在她胸口:“就是不知道水里能不能垫胸贴。”

……

电梯门关上后,小希没忍住爆笑出声。

其实女艺人,垫胸贴这事真没什么好说的。大家都心知肚明,为了拍摄更好看什么的很正常。

但宋霏吧,是为了凸显自己身材**的人设,却偏偏翻车了。

记得很清楚的是在一个颁奖典礼,宋霏和向月明莫名其妙被拉在了一起走红毯。

她想给向月明使绊子,装模作样地踩了她的裙子。岂料,向月明因为舞蹈基本功缘故,硬是没摔跤,反倒是她因为一时得意摔了下去。

那一跤,直接把胸贴给摔了出去。

虽然主持人及时控场,但这事还是传开了。

从那之后,宋霏最讨厌别人提胸贴这两个字。

向月明拍了下小希脑袋:“别笑了。”

她说:“我又没忍住。”

小希理直气壮说:“本来就是她先挑衅的,夏姐不会骂你。”

向月明睇她眼:“我是怕刚刚说天生丽质那话被放大,网上要说我看不起整容脸了。”

小希:“……但你只是针对她呀。”

向月明嗯哼了声:“算了,下次忍忍。”

小希幽幽看她:“你忍不住的。”

“……”向月明无言:“都怪程湛,要不是他太毒舌,我也不至于学成这样。”

小希噎住,为躺枪的程总默哀了三秒钟。

此刻被向月明cue到的程湛,刚结束完一个冗长的会议。

刚回到办公室,程湛抬手松了松领带。

助理丁佺敲门进来。

“程总。”他把手里的资料递过来,低声道:“这是急需签字的几份文件。”

程湛示意他放下,偏头看了眼时间。

“那边什么情况。”

丁佺一怔,立马明白了过来:“向小姐和宋俞的热度,已经降下去了。”

程湛敲了敲桌面提醒:“营销号。”

“在处理。”

程湛颔首,表示了然。

丁佺想了想,低声道:“还有个事。”

程湛抬眼。

丁佺直接道:“我这边刚得到消息,向小姐之前谈的一个护肤品代言换人了。”

他问:“需要出面干涉吗?”

程湛沉吟了半晌,勾了勾唇:“不用。”

他淡淡道:“她应该有把握拿回来。”

“是。”

在助理出去之前,程湛补充了一句:“找点她喜欢的东西。”

丁佺点头,知道他这是要哄人。

人出去后,程湛瞥了眼大半天也没动静的手机。

他正思索着,手机震了下。

向月明:【程总,夏姐在训我。】

程湛:【?】

向月明:【她说我不会哄你。】

程湛:【要什么。】

向月明:【不要把我说的这么势利,我们之间就只有这点浅薄的关系吗。】

程湛瞥了眼她发来的消息,任由她作。

向月明:【真要说的话,我最近喜欢VCER的手表。】

小说《娇纵》 第2章 手下留情 试读结束。

娇纵
娇纵
时星草/著| 言情| 已完结
完结小说《娇纵》由时星草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向月明程湛,书中主要讲述了:春末的明城,雨像断了线的珍珠,掉个不停。路面能见度低到不足一百米,霓虹路灯也无法把夜色下的雨雾拂去。向月明刚录完节目,一踏出大门,迎面而来的还是凉飕飕的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