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小说主角名叫夏木乔霍西城 夏木乔霍西城为主角的小说叫什么名字

发表时间:2021-09-15 04:11:57    编辑:勾嘴笑
热爱难抵岁月长

主角是夏木乔霍西城的小说叫《热爱难抵岁月长》,本小说的作者是香香公主所编写的现代言情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丈夫出轨,孩子重病。她跪在门外,苦苦哀求他救救孩子。他却指着窗户:“你跳下去,我就给你钱。”全然不顾她还怀着三个月身孕。为了生病的孩子,她跳了……可最后,不仅肚子里的孩子,医院里生病的儿子,她都没能保...

作者:香香公主 状态:已完结 类型:言情
立即阅读

《热爱难抵岁月长》 小说介绍

《热爱难抵岁月长》是作者香香公主所著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小说,文笔娴熟,言语精辟,实力推荐。《热爱难抵岁月长》精彩章节节选:夏木乔按照霍西城的指定,去了他平时住的公寓。她原以为是霍西城又想折腾她,可到时推门一看,里面等着她的,却并不是霍西城,而是霍西城商业上的死敌,萧伯立。夏木乔知道这个人,不仅仅是因为他是霍西城最头疼的对...

《热爱难抵岁月长》 第6章 霍西城把你让给我了 免费试读

夏木乔按照霍西城的指定,去了他平时住的公寓。

她原以为是霍西城又想折腾她,可到时推门一看,里面等着她的,却并不是霍西城,而是霍西城商业上的死敌,萧伯立。

夏木乔知道这个人,不仅仅是因为他是霍西城最头疼的对手,也因为他死缠烂打的追求过自己。

“你怎么在这儿?”夏木乔警惕的站在门口,随时准备逃走。

萧伯立笑了笑:“当然是霍先生请我来的啊。”

“不可能!”夏木乔后退,却忽然被人一推后背,她扑进屋子里。

哐当——房间门随即被锁上。

“干什么?”夏木乔立马敲门,“开门,放我出去,开门!”

“别叫了!”萧伯立拉住夏木乔的手,一把将她拽进怀里,大肆揉着夏木乔的腰,“这里是霍西城的公寓,外面守着的也是霍西城的人,他什么意思,你还不明白吗?”

“不会的……”

夏木乔不相信。

萧伯立讽刺她道:“怎么不会?霍西城恨你这件事,全世界都知道。他今天就算不把你送给我享用,也早晚会送给其他人。”

夏木乔摇头挣扎:“你放开我!”

萧伯立一下子没抱住她,被夏木乔挣扎出去。

夏木乔抄起附近的一个花瓶准备自卫,萧伯立一见她动作,扬手就耳光打在她脸上。夏木乔耳朵里嗡的一声,花瓶瞬间脱手。

萧伯立抓起夏木乔的头发,啪啪接连两耳光打过去。

“我就直接和你说吧,你不用在我这里演什么贞洁烈女,我对你这种生过孩子的烂货也没兴趣!”萧伯立把夏木乔拖到客厅中间,拿起架子上的一根皮鞭,呼啦扇在夏木乔身上。

那鞭子又粗又重,一下就见了血。

“你知道我为了打你一这顿,花了多少钱吗?”萧伯立边说边扇下鞭子,“我让给了霍西城整整一块地!”

夏木乔抱着头,浑身剧痛。

“不过呢,他说只让我让步,你,还有你那个可口的小闺蜜,都归我了。”萧伯立说着猥琐的笑起来,他蹲下身,回味着说,“你那个小闺蜜还是真是嫩,霍西城到底是大方,老婆加老婆闺蜜,买一送一。”

“希希身上的伤,也是你弄的?”夏木乔狠盯着他。

“是我弄的,怎么?”萧伯立侮辱的一下下拍打夏木乔的脸,“你不服气啊,那你得去找霍西城算账啊,是他允许我做的。他还说,一切责任他承担呢。”

“那你也有责任!”夏木乔突然扑过去,一头撞在萧伯立鼻梁上。

“啊!”萧伯立鼻血被撞出来,一见血,他戾气翻涌,起身就一脚踹在夏木乔胸口上。

夏木乔被踢在地上,紧跟着就是萧伯立暴雨一样的鞭打。

等到萧伯立发泄完,夏木乔浑身都布满了伤口,已经昏死了过去。

萧伯立一盆冷水泼醒夏木乔,又挥挥手,叫来他的两个保镖。

“这贱女人老子不想碰,赏给你们,好好给我玩。”萧伯立狠声道,“玩死最好!”

“是,谢谢老板!”

两个保镖拖起夏木乔,扔在床上。

“不要……”夏木乔想挣扎,但她浑身剧痛,尤其是右臂和左脚,一用力就疼,肯定骨头被打伤了。

两个男人完全无视夏木乔虚弱的挣扎,推开她的腿,直接就扒裤子。

“等等。”萧伯立说,“我开个直播,给霍西城看看。他最恨这个**了,看到这个直播,一定很高兴……”

听到这里,夏木乔最后的挣扎忽然停住了。

她觉得挣扎没意义了。

霍西城不会放过她的,就算她今天逃走了,也会有下次。直到她死,都被会霍西城折磨。

夏木乔闭上眼不动了。

那两个男人解开了她的裤子纽扣……

小说《热爱难抵岁月长》 第6章 霍西城把你让给我了 试读结束。

热爱难抵岁月长
热爱难抵岁月长
香香公主/著| 言情| 已完结
主角是夏木乔霍西城的小说叫《热爱难抵岁月长》,本小说的作者是香香公主所编写的现代言情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丈夫出轨,孩子重病。她跪在门外,苦苦哀求他救救孩子。他却指着窗户:“你跳下去,我就给你钱。”全然不顾她还怀着三个月身孕。为了生病的孩子,她跳了……可最后,不仅肚子里的孩子,医院里生病的儿子,她都没能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