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主角吴昊天蔡独眼 李清兆的小说在线阅读

发表时间:2022-06-22 16:34:08    编辑:冷清清
西北盗尸人

主角叫吴昊天蔡独眼的书名叫《西北盗尸人》,本小说的作者是李清兆最新写的一本悬疑灵异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广袤的西北大地,因为气候干燥凉爽,经常有千年不腐的古尸,这些古尸有特殊的功用,所以有盗尸人专挖这...

作者:李清兆 状态:连载中 类型:灵异
立即阅读

《西北盗尸人》 小说介绍

小说主角是吴昊天蔡独眼的小说叫做《西北盗尸人》,是作者李清兆倾心创作的一本悬疑灵异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第6章见这个女尸鬼要抓我,我连忙抡起武将的腿骨砸过去。就听砰的一声,正好砸在女尸鬼的右臂上,女尸...

《西北盗尸人》 第6章 免费试读

第6章

见这个女尸鬼要抓我,我连忙抡起武将的腿骨砸过去。

就听砰的一声,正好砸在女尸鬼的右臂上,女尸鬼惨叫一声,抱着右臂,浑身抖了几下,然后就瘫倒在地上。

见这个女尸鬼被我打倒,蔡独眼大吃一惊,他噌的一下站起来,从桌子上操起一个木头锤子,在旁边的木钟上,砰砰砰,连敲了三下。

我这才注意到,在这个纸匠铺里,居然还放着一口木头做的钟。

在我们这里,这种木钟是专门挂在灵堂门口的,如果有来吊丧的,就用木头锤子,敲几下木钟。

灵堂门口为什么放木头做的钟呢?

因为刚死的魂魄,最怕铁器撞击之声,它们一旦被铁器撞击之音惊扰,就不再去阴间传世投胎了,而是留在阳间的家里,这种鬼,被称为“住家鬼”。

谁家要是一出这种“住家鬼”,那可就倒霉了——

子孙后代的运势,都会受到很大的影响,比如,家里的人容易得病早死,还会灾祸不断,子嗣不旺等。

我跟申红胡子学艺时,有一次,我们经过一个镇子,那个镇子上闹鬼闹得很厉害。

一到半夜,镇上的一些人家,会听到从厨房里传来“铛铛”声,如果起来去厨房看,就能看见一个穿着寿衣的老太太,正在敲锅沿。

有两个人,还被这种怪事吓死了。

镇上请了很多捉鬼的,但都没什么用。

申红胡子听到这件怪事后,立刻就知道那个穿着寿衣、敲锅沿的老太太,其实就是个“住家鬼”。

因为这种“住家鬼”和一般鬼不同,它们可以让铁器发出声音来,一般的鬼魂却做不到。

这个镇上怎么会有“住家鬼”呢?

原来,有一年,镇上的一个老太太死了,家里就开始操办丧事,但他们都没注意到,在灵堂不远的地方,有个铁匠铺子。

老太太死后当天的夜里,那个铁匠铺子也没停,仍然叮叮当当打铁,让老太太的魂魄受到了惊扰,就变成了“住家鬼”。

老太太变成“住家鬼”后,她三个儿子,在两年多的时间内,先后都死了——一个是得病死的,两个出车祸死的。

所以在出殡之前,千万不能在灵堂附近敲打铁器,但敲木头却没问题。

我们这里有句老话,叫“木板板是鬼魂魂的棉盖盖“,意思就是说,木头是魂魄的棉被,所以木头可以安抚魂魄。

因此,有人来吊丧,敲得钟不能是铁器,而必须是木头做的。

但蔡独眼的纸匠铺里,为什么会放这种木钟呢?

更奇怪的是,蔡独眼敲了三下这口木钟后,忽然,就听从墙角传来一个老头的声音,这个声音叫了一声我的名字:“昊天!”

我下意识地应了一声:“嗯!”

刚应完这一声,忽然,我只觉得两眼一黑,身子一晃,就倒在了地上。

很快,我觉得自己飘了起来,往下一看,就见我的身体已经躺在地上了。

天呐!我的魂魄已经离开身体了。

我这才忽然想到——这是“鬼叫魂”!

我小时候听长辈说过,叫“不怕鬼哭,不怕鬼笑,就怕鬼把姓名叫”。

夜里走夜路,如果忽然听到有人叫你的名字,可千万不能张嘴就答应,那可能是鬼叫魂,你只要一答应,魂魄就会被鬼叫走了。

这时,就见蔡独眼看着我躺在地上的身体,嘿嘿冷笑了两声:

“你个二球货,我这里可是杀人不留尸的法场,敢闯进这里跟我盘道,我让你比进十八层地狱都难受,嘿嘿,让我看看你的魂魄躲到哪里去了?”

说着,他把左眼的眼罩扯开,只见他的左眼没有眼皮,一颗大大的眼珠子,露在外面,而且整个眼珠子都是白的,看着非常瘆人。

就见蔡独眼的左眼珠子,骨碌碌转了几下,然后指着我的魂魄说:

“哈哈,原来你这个二球货的魂魄在这里”。

看来他的左眼真能看到鬼魂!

紧接着,蔡独眼从桌子下面,拿出一个纸扎的鸟,对着我的魂魄一抖手,那个纸鸟飞过来。

这种纸扎的鸟,我以前见过——

有一次半夜,我跟申红胡子去墓地里盗古尸,可总觉得有个什么东西,在我头上飞来飞去的。

一开始,我以为是只鸟,但借着月光仔细一看,才发现是个纸扎的鸟。

申红胡子说,这种纸扎的鸟叫“啄魂鸟”,专捉孤魂野鬼。

再难捉的鬼魂,只要遇到这种“啄魂鸟”,就休想逃脱。

那个镇子上的“住家鬼”,最后就是用这种啄魂鸟捉住的。

我知道,如果我的魂魄一旦被这种纸鸟抓住,就会变成蔡独眼的“鬼奴”。

学艺时,我就听申红胡子说过:“宁入地府十八层,不做人的鬼奴”。

魂魄一旦被捉鬼人捉住,就会成为捉鬼人的鬼奴,会被捉鬼人像奴隶一样驱使,一点自由也没了。

更可怕的是,被人养过的鬼魂,即使逃了出来,也无法再投胎转世。

想到这些,我吓的想大声呼救,但却一点声音也发不出来。

我只觉得被那只纸鸟一下子死死抓住,然后带到了蔡独眼的身边。

蔡独眼指了指旁边的一个纸人,对那只纸鸟说:“把这个二球货的魂魄放到这个纸人上吧。”

那只纸鸟就带着我的魂魄,停到了那个纸人上,我只觉得我的魂魄,好像瞬间被绑在了那个纸人上了,不管怎么挣扎,都挣脱不开。

蔡独眼得意地嘿嘿笑了几声,又拿起木锤,敲了几下那口木钟,“砰砰砰......”。

我眼看着我的身体,从地上慢慢爬起来,随后呆呆地往门口走去。

我知道,一旦我的身体离开这里,恐怕没人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他们只会发现,我一夜之间成了个傻子。

唉,我这次还是太莽撞了!

申红胡子告诉过我——棺材铺,寿衣店,还有纸匠铺,虽然在阳间,但操办的却都是阴间的事,所以这些地方千万不要随便进,尤其不要一个人进去,更不要在夜里进去。

俗话说“淹死的都是会水的”,看来果然是这样。

我仗着自己学了点本领,就在夜里独闯蔡独眼的纸匠铺,没想到落得这种下场。

不过现在一切都晚了。

我眼睁睁地看着我的身体,就要从这个纸匠铺里出去。但就在这时,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就听“吱扭”一声,纸匠铺的门被推开了,一个人走了进来。

借着屋里昏暗的灯光,我发现进来的不是别人,而是申红胡子!

我就像是要淹死的人,忽然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真想大喊“师爷,你快救救我啊!”

但我现在只是个魂魄,不管多着急,却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

见申红胡子进来,蔡独眼一愣,还没等他说话,申红胡子就对着我的身体说:

“哎呀,昊天啊,你怎么一个人来请送魂童子了?看你这呆呆愣愣的样,一定是把魂吓掉了吧?”

申红胡子说着,眼睛快速地在纸匠铺里看着,我知道,申红胡子这是在找我的魂魄!

但我也知道,虽然申红胡子擅长盗古尸,但他却不能像蔡独眼那样直接看到魂魄。

这可该怎么办?

忽然,我想起来一件事——

申红胡子曾经告诉过我,魂魄离开身体后,在阳间的东西,除了能推倒自己的牌位外,别的什么也动不了,更发不出声音。

但如果是在夜里,却可以利用夜气和地气,刮起一股小旋风。

我的魂魄离开身体后,确实能感到地气和夜气,于是,我就用涌过来的夜气和地气,刮起了一股不大的旋风。

这股旋风很弱,估计连片树叶都刮不起来,但恰好在旁边有一个纸幡,那个纸幡被这股旋风刮的摆动了几下。

这果然引起了申红胡子的注意,他一抬眼,往我魂魄所在的纸人看过来。

小说《西北盗尸人》 第6章 试读结束。

西北盗尸人
西北盗尸人
李清兆/著| 灵异| 连载中
主角叫吴昊天蔡独眼的书名叫《西北盗尸人》,本小说的作者是李清兆最新写的一本悬疑灵异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广袤的西北大地,因为气候干燥凉爽,经常有千年不腐的古尸,这些古尸有特殊的功用,所以有盗尸人专挖这...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