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VIP小说推荐网 > 小说库 > 短篇 > 误入系统变师尊
误入系统变师尊

误入系统变师尊 点三分 著

已完结 林立远白冷

更新时间:2020-06-22 17:00:54
小说主角是林立远白冷的小说是《误入系统变师尊》,它的作者是点三分写的一本耽美小说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远儿。”“嗯?”“抓着衣角就可以了,抱那么紧做什么,又不会掉下去。”“会的会的,万一呢?”“哎……”“师尊怎么又叹气啊!”“为师,为师头疼……”新书《论师兄被迫营业的日常》开更啦~希望大家多多支持啊...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跳转阅读
章节预览

他们下了剑,到山上已是钟鼓迟迟,星河耿耿。守门的弟子,看到白冷喜出望外,“师兄!师兄回山了!”

其中一人前去通告,另外一弟子对白冷说,“师兄稍等。”

不一会儿,走出一凤眼挺鼻的男子,男子温柔一笑,“师弟。”

“系统提示,长白山大弟子白依流,年二十。他本是乌衣门第,豪门贵族哦,亲^3^!”

系统君你出差回来啦!

“久违了,师兄。”白冷寒暄。

“师尊在闭关,要过些时日才能见你。师弟回山想必是累了,师哥先带你回住所。”

说着亲昵的拉起了白冷的手。

白冷盯着自己被拉起的手,咦?拉手手?

“系统提示,白冷与白依流总角之交哦!”

“师尊。”另一只手被握紧,“徒儿,徒儿……”

白冷摸了摸他的脑袋,“远儿累了吧,马上就到了啊!”

抬起头时发现,白依流正一副不敢相信的神情看着自己。他温文一笑,“感觉师弟变了好多。”

白冷不好意思的道,“啊?有吗?应该是变帅了吧。”

白依流捏了捏白冷最近养圆润的脸,“变可爱了。”

我擦,第一次被男人夸可爱,还捏脸!不开森!

白冷捏了捏小徒弟的脸才心理平衡,顺嘴说,“我的远儿才可爱。”

可没想到换来了白依流更加不可置信的神情,

“师弟你怎么了?是不是受伤了?”

说着他用内力打探了一番,却发现并无异样。

他叹了口气,“师弟先回房歇息吧,剩下的师哥来安排。”

说着话,没想到不知不觉就到了自己的住所。

小巧雅致的木阁隐隐于静谧的竹林中。卧房内木床上的一方青色纱帐下,有一层蚕丝的薄被。

白冷吃了晚饭,洗完澡后躺在床上,心中感叹,“嗯,低调奢华有内涵!”

困意袭卷,浅浅的睡眠中感觉有人坐在了床沿边,他睁眼去看,模糊的看到那人在宽衣解裳。

白净的亵衣从紧致的背部滑落,露出了玉瓷般的肌肤。白冷瞪大了眼睛,困意全无,慌忙坐起身来。

睡衣在胸前敞开了大半,白冷拢起衣裳,“师哥,你干嘛?”

白依流嘴角微扬,“准备休息。”

“那是走错房间了吧?”

白依流皱眉,“我和师弟从来都是睡一间房一张床的,师弟不记得了?”

白冷尴尬的笑了笑,“那个……师弟这些年一个人睡习惯了。”

白依流道,“可这只两间卧房,还有一间给你的徒弟了。”

“哦,正好!远儿近来噩梦做得多,我去陪他睡。”

白冷内心咆哮,我是真不想和一个裸睡的男人一张床啊!

白依流笑得勉强,“师弟对你这个小徒弟的态度可真是转变太大了。好吧,师弟一时不习惯,师哥理解。”

他拿起一件道服披在白冷肩上,体贴入微,“外面冷,师弟不要着凉了。”

白冷僵着笑容点点头,立马出了卧房。他站在门口,刚在恼小徒弟的房间在哪,就听到白依流在里屋笑说,“师弟,西间。”

好尴尬!不过他还是回身谢道,“谢师哥。”

月圆高挂,皎皎流光照进轩窗,模糊了轮廓。

床上的少年双眉微皱,两只手紧紧抓着被套,身上出了层冷汗。

白冷见状叹了口气,“哎。”

这个小徒弟怎么睡得觉?竟然把长方形的床分成了两个三角形,你让为师如何睡啊!

白冷无奈的唤了几声,“远儿,远儿。”

听到有人再喊自己,林立远睁开了眼睛,看到师尊正坐在床边。

他立马撇起嘴巴,“师尊,徒儿害怕。”

“不怕不怕,为师来陪你。”白冷说着顺势攻下了一大半的床。

林立远抱着他的一个胳膊,软软的说,“师尊这么关心徒儿,徒儿以前都不知道师尊会起夜来看我。”

“这个,其实,远儿,师尊好困啊。”白冷打了一个哈欠。

林立远懂事的点点头,“师尊休息吧,远儿也睡了。”

两个人一夜酣梦,系统却在山色空蒙时作起妖来。

白冷的脑海里出现了五彩斑斓的烟花,炮仗的轰炸声震耳欲聋。

“OMG!Σ(ŎдŎ|||)ノノ!恭喜亲成功解锁了主人公被抛弃的回忆!系统自动为您成长5分!获得遗书(即主人公被丢弃时襁褓里的信,此信在原著中起到了转折性作用)一封。”

白冷也是有起床气的,内心咆哮尼玛昨天回来的时候怎么不说,劳资睡觉的时候你来说!

“出现敏感词汇-尼玛,扣一分!”

怎么还扣分?尼玛我以后不能吐槽了?

“您已成功解锁系统所有功能!分值为-1000时,系统会自动为您开启惩罚模式。”

什么惩罚?

“按原著剧情先out您。简单来说,就是在您被主人公虐死后,即刻原地复活 ,所有程序再重新来一遍。”

等等,我刚刚又说了一遍尼玛,你怎么没扣分?

“心情好,哈  哈  哈(=^▽^=)!已为您解锁新的任务,好运哦,亲^3^!”

白冷睁开了惺忪睡眼痛下决心,如果能回到原来的世界,他一定要出本书叫《论和系统打好关系的重要性》!

他侧过头看了看,小徒弟此时还在酣睡。起身穿好了衣服,他打算出去溜达溜达。

刚出房门就看到白依流拿着一件道袍走来。白依流笑说,“师弟,你身上的那件是师兄的。”

白冷想了想,昨晚他好像是给自己披了件衣服来着。

“来,换上这件新的。”白依流把手里的衣服递出。

白冷换上了后觉得果然舒服了很多,笑着夸赞,“新衣服确实很合身,刚才那件有点大了,谢师哥。”

白依流嘴角微扬,“师弟的尺寸,师哥怎么会不知道。”

白冷:“……”为什么你会知道?

山中山谷深深山河长,山上山色青青山风凉。

白冷上了山顶,看到了古人眼中的云霞出海曙的画面。

好想练剑,可是他不会啊!但白冷还是把小青唤了出来。剑柄握在手里,他感觉到了强大的灵流从体内注入。

他左脚不自觉的在地上画出了一个弧度,脚下尘土微扬。随后,剑身带着他出了几个动作,自己便仿佛坐禅顿悟般掌握了剑法的所有要领。

一套动作出完,他敛神收剑,慢慢吐出了一口气。

“师兄你好厉害啊!”一个清瘦的小弟子夸赞道。

白冷不好意思,“没有没有。”

小弟子满眼期待,“师兄能不能教教我刚才的那套剑法!”

白冷想了想觉得没什么,就答应了,“你看好。”

说着又做了一遍。

小弟子也照着他的动作学了一遍。

白冷还时不时的亲手矫正。

“你看,这里应该伸直。”说着正了正他的胳膊。

“师尊,该用早餐了。”林立远眨了眨眼,鼓起了腮帮子,“师尊还从未亲自教过徒儿练功。”

白冷摸了摸空空的肚子道,“来日方长,为师会教远儿的,我们先回去吧。”

林立远撇了一眼那名弟子,对白冷撒娇道,“师尊以后天天教徒儿。”

白冷随口应到,“嗯,好。那个,师弟今天就练到这啊。”

“是,师兄。”说完他不屑的和林立远眼神相杀。

白冷感叹,小徒弟还真是喜欢和娃娃作对啊!

饭桌上白依流和白冷提到不远处的一个七里镇最近好像有魔教人作乱。白依流说打算下山看看,顺便带上几个弟子历练历练。

“亲^3^,您的新的任务已成功解锁,请您尽快确认。”

这么快就要和小说里的魔头们斗智斗勇了?从小就不喜欢**活动的我……不行,我不能被虐死!

白冷一咬牙,“师弟同你一道去看看吧。顺便也给远儿一次历练的机会。”

白依流看着林立远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也好。那就一起吧。估计两三日便可回来了。”

临近午时,一切事物便都已打点妥当。连上白冷也就十来个人,都是御剑而行。林立远由白依流载着,这让林立远很不高兴。

因为出发时白依流看到林立远紧紧抱着白冷,还时不时软声撒娇。白依流觉得这样很不合规矩,就对他说,“让师叔载着你吧,”

白冷表示这种感觉就像有人要帮忙给你带孩子一样,别提有多爽了!

于是,他和声道,“远儿,听师叔的话。”

林立远只好不情不愿的和白依流一剑。

七里镇是长白山脚下最繁华的一个镇子了。有高端大气的院宅,有朝歌夜弦的青楼,车水马龙,络绎不绝。

几人选了客栈,放好行李后,换了便装便上街逛去了。

“卖糖葫芦喽,糖葫芦!”

白冷闻声一想好像自己没有库存了,于是……

“我也要吃糖葫芦。为什么只有师哥的徒弟有。”

“我也要,我也要。”

白冷:“……”这是一群什么熊孩子!

林立远吃着糖葫芦指着面前的阁楼说,“师尊,里面好热闹啊!”

白冷定神一看,匾上提着“谢花楼”,这……这不就是妓院吗?

好想进去!

白依流点点头,“我们到了,传闻就是从这流出的。”

约莫七日前,谢花楼便不再太平。夜里总有一名**和一名娼客死在楼中。死了的**一夜间容貌老了二十岁,枯瘦的脸,**的皮肤,发臭的尸体。而死了的娼客却容光焕发,春风满面,好像前一刻还在翻云覆雨一般。

七日里夜夜如此,可这谢花楼是此处最大的青楼,娼客依旧,调笑着石榴裙下死,做鬼也风流。

白冷吐槽,还我好好的兴致!

进了楼里,便有浓妆艳抹的老鸨热情招呼着,“几位大爷小爷,要点什么样的姑娘啊!”

“我们是……”白依流刚要说他们是长白山的,就被白冷打断了。

自报家门就等于打草惊蛇,师哥你是不是蠢?

白冷道,“楼里的姑娘我要好好选选,可以吗?”

老鸨捂着嘴一声笑,“可以,只要有钱,都可以。”

来到了一间大的厢房,一群姑娘莺莺燕燕的,或暗送秋波,或搔首弄姿。

只一个安静的站在最后,把头埋得很低很低。

白冷扇子一合,指指她道,“就她了。”

白依流脸色难看,小声说,“师弟。你在干嘛?”

白冷笑道,“嫖娼啊。”

白依流咬了咬唇,不再做声。

林立远又拉着他的衣袖不让他走,“师尊。”

白冷摸了摸他的头说,“师尊很快的。”

随后他便带着姑娘去了包间。

让他们没想到的是,不一会儿,楼上的包厢里便传出了打斗声。

赶到时,房内却空无一人,只剩屋子里的一片狼藉。

林立远看他的师尊不见了,心突然揪疼一下。他看着屋内开着的那扇窗,飞身跳出,顺着打斗的痕迹找到了白冷。

“师尊!”他看到白冷的道服上被撕坏了好多条口子,里面是一道道红色的抓痕。

白冷一脸哀怨,“我说你是男人吗?长得那么娘也就算了,打架还是拿指甲抓!”

“你怎么知道我是个男的?”

白冷忍痛说,“你低着头不就是不想让人看到你的喉结吗?还有……”

“还有什么?”

白冷吐槽,“你的足也太大了吧!”

那人一脸失落,“果然,我果然还是不够资格成为一个魔教中人!你可知我是谁?”

系统大大他是谁啊!

“亲^3^!查无此人哦!”

白冷实在不想打了,朝小徒弟挥挥手,“远儿,扶师尊坐下好吗?”

林立远走了过去,扶着他坐在地上。

那人没有看到一般自说自话道,“虽然我修炼的是魔教中人最为不齿的秘籍,碎花手。靠吸食女子阴气增长功力。修炼后,变得半阴不阳,总是遭到族人的嘲笑就算了。可我付出了这么多,还是被你一眼看出了破绽。既然不能混出个名声,那我就让你永远的记住我花败的名字。”

“师尊还疼吗,徒儿再帮你吹吹好不好。”

“嗯,确实有效,远儿辛苦了。”

“喂,你们有没有听我说话啊!”

每个沙雕小说里反派总要说一大段废话,白冷早就摸清楚套路了。

白冷拿着剑站起来,刚打算出手,却被林立远拦下了,“师尊受伤了,先歇一下吧。徒儿来会会他。”

“哼,小孩口气不小!”

却没想到林立远唤出了一把红光四现的宝剑,剑柄呈墨黑色,隐隐有血色暗流浮动。

“你怎么会有冥月?这可是魔教的名剑,消失多年了!”

林立远看了看剑,“哦,这把剑叫冥月?我在路上捡到它,叫了声小红,就把它唤醒了。”

他微微一笑,剑气凝成一股气流,眨眼间,他已近身,冥月刺穿了花败的心脏。

收了剑,他立马回身要去扶白冷。却发现白依流已在白冷身旁,脱了外服披在他肩上。

“师尊。”林立远跟了上去,“师尊,还疼吗?”

白冷欣慰的看着他,“远儿长大了,功力也增进了。”

“师尊,徒儿回去就给您包扎疗伤。”林立远看着他手臂上通红的抓痕十分心疼。

白依流道,“远儿这次立功了,先回去歇着吧。师叔来疗伤就好。”

“可徒儿担心师尊。”

“师叔又不是坏人,又不会伤了你师尊。”

“可徒儿不累。”

“……”

……

白冷心情烦躁,啊,我好难啊!

“OMG!Σ(ŎдŎ|||)ノノ!恭喜亲成功解锁了宝剑冥月。此次任务也成功完成,系统已自动为您成长15分!再接再厉哦,亲^3^!”

小说《误入系统变师尊》 章二 解锁长白山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