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VIP小说推荐网 > 小说库 > 言情 > 农家小辣妻:哑巴夫君宠不停
农家小辣妻:哑巴夫君宠不停

农家小辣妻:哑巴夫君宠不停 芜村月 著

连载中 杜草柏树

更新时间:2020-06-27 09:13:42
热门小说《农家小辣妻:哑巴夫君宠不停》是芜村月所编写的古代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杜草柏树,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本该是显赫世家书香贵女,却被狸猫换太子,落入山窝窝受尽打骂欺辱,原以为找上亲生父母就可以苦尽甘来,结果竟被弃如敝履、疯狂追杀? 横死街头,再次睁眼,觉醒现代记忆的杜草发誓再也不会被人糟践奴役! 一步步...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章节预览

第七章给少年喂药

杜草写完药名,就拿起费郎中的细杆秤称量起来,这种秤刻度很小,精度很高,几钱都能称出来,她很惊奇。

虽然是第一次上手,但不妨碍她琢磨着琢磨着就会用了。

费郎中眼皮直跳,他还没加大难度,她就自行加大难度?自己出的题在她看来就这么简单?

不得不说,这丫头的记忆着实惊人,记住三十种药材的外观和味道,她便没有再看,然后又去打开抽屉去记两百种药材的外观和味道,找出那三十种后,还将它们的名字全都记了下来!

费郎中突然怀疑她是不是把所有药材的名字都记了下来,心跳不免快了起来。

“小草啊,你知道白芍在哪吗?”他在她忙着称量的时候,期待地问。

杜草头也没回,一心二用,“第十七行第十三列,一种干燥的白色圆形片状根类药材。”

费郎中跑去一看,那个位置放的确实是白芍,震惊地嘴巴都合不拢了,他自己用了十年,都不太确定是不是放在这里,这丫头!

“那黄芪在哪?”他问的都不是那三十种药材中的,按说她不会把关注点放在其他药材上。

“第十一排第五列,一种和白芍很像,但呈黄褐色的根类药材。”

费郎中没想到自己还没教她,她就会分类了,简直叹为观止。

“芡实呢?”

“芡实是睡莲科植物芡的成熟种仁,我摘过,在第五排第三列。”

“川楝子?”

“这是一种像枣子的植物果实,在第七排第七列。”

费郎中已经不需要再问,就知道她全部记了下来,这是什么脑子?

杜草眼睛忽地一亮,“柏树哥!”

柏树已经站在门口看了好一会,整个人都有些反应不过来。

他认识的小草确实有些聪明,但也没有强悍到让人张口结舌的地步,怎么突然就变了个样子?

杜草这个时候已经确定好剂量,配了一包出来,忙殷勤地为他倒了杯茶,“你快歇歇,是不是那个小屁孩又怎么了?”

柏树皱眉看向费郎中,“他到现在都没醒过来,药也喂不进去。”

杜草心想反正也没多少活头了,还这么费劲做什么呢,虽然这样的想法有些无情,但她不想柏树哥再为那个少年奔波烦神。

费郎中叹气,“再这样下去,撑不了几天了,你还要拿剩下的药吗?”

“要!”柏树咬了咬牙。

杜草一看就知道这些药不便宜,但他还是毫不犹豫,即便知道那个少年会死,也想竭力为他吊一段时间的命。

她的柏树怎么就这么善良,杜草心软又无奈,拿起毛笔将剂量写完,递给费郎中,“您看看,对不对?”

“一丝不差。”费郎中又检查了一遍她配好的那包药,就放心地嘱托她,“你再给柏树配个九包。”

小五嘟起的嘴都能挂十个油桶,“师父,她要成为我的师妹了吗?”

费郎中正要点头,杜草忙给他使了个眼神,笑眯眯道:“瞎说什么,我是你的师姐。”

小五大眼睛求证似的看向费郎中,“师父,不是这样的对吧?”

费郎中原想按照先来后到的顺序,可是一想,小草这样做总有她的道理,于是唬道:“她比你聪明,比你认真,做你师姐,你不亏!”

“哇,我不干!”小五本就不能接受师父被人分走,现在还要沦为师弟,眼泪说来就来。

“啧啧。”杜草一边配药一边摇头,“小五师弟,你什么时候超过我再做师兄吧!”

小五果然被狠狠激将,朝她龇了龇牙,就把药典搬出来背,背着背着,见他们没注意,又换了本最薄的书。

费郎中发现这点,将药典拿给杜草,“一个月能看完吗?”

杜草眸光璀璨,多看一点这种书,对她找到那味神草肯定有帮助,于是点了点头。

配好药后,杜草陪着柏树一起回家,将自己成为费郎中弟子的始末告诉他。

“恭喜,等你长了本事,就可以脱离你父母的掌控了。”

“可我不想一个人......”杜草眼睛扑闪扑闪,开始疯狂暗示。

此时的柏树虽然已经十七岁,但对男女之事一窍不通,就连她娇羞的眼神都看不懂,“还有你奶奶,费郎中和小五以后也会成为你生命里重要的人。”

杜草磨了磨后槽牙,进屋后,连看床上躺着的少年都格外不顺眼。

“都怪你,要不是你突然冒出来,我和柏树早就成了!”她气愤地比了比拳头,没有看到少年微微蹙起的眉头。

柏树这会的心思都在照顾少年身上,将温好的汤药端过来,“看来只能用这种方法喂了......”

杜草见他喝了一口俯身而来,吓得连忙将他推走,“你干嘛柏树哥,怎么可以当着我的面这样对他,你不会有那种癖好吧?”

柏树被狠狠呛了一下,“什么癖好?”

龙阳之好!

杜草不准他再碰少年,“从今天开始,我来照顾他,柏树哥,你去忙你的吧!”

“这怎么行?”

“我是女孩子,比你会照顾人。”杜草不容他质疑,打了热水,就为少年擦脸。

柏树见她确实比自己细心,只好麻烦她了,“那喂药的事......”

“有没有蒲草?干的湿的都行,这种植物里面是中空的,可以做成吸管。”

还真的有,柏树秋天从塘边砍了好几捆回来,准备做柴火烧,现在正好派上用场。

杜草挑了几根坚固的蒲草根茎,清洗干净后,裁切成半尺的吸管,将内部掏空,放在热水里烫了烫。

“你打算怎么做?”柏树惊奇不已。

杜草用吸管吸了一口汤药,因为在现代用多了已经习惯,所以她可以娴熟地操控不吸到嘴里,然后将另一头塞到少年口中,用力一吹,一口汤药成功喂了下去。

“厉害!”柏树笑了起来。

杜草满心郁猝,这家伙似乎对她没有半点意思,要不然看到她和别人亲近,怎么没有反应?

“其实我可以口对口喂的,这样更方便。”她有意无意地试探。

她想不通,上辈子柏树明明对她有意思,难道是她现在太小了?可当初他不是说,看到她的第一眼就对她怦然心动?

小说《农家小辣妻:哑巴夫君宠不停》 第七章 给少年喂药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