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VIP小说推荐网 > 小说库 > 短篇 > 你是我的囚徒
你是我的囚徒

你是我的囚徒 豆豆 著

已完结 楚雅秦木峰

更新时间:2021-01-28 13:53:28
《你是我的囚徒》是作者豆豆著作的短篇虐恋类型的小说,人物真实生动,情节描写细腻,快来阅读吧。《你是我的囚徒》精彩节选:我这一世,都活得无比骄傲。唯独爱错了人,被堕胎、堕入地狱。生命最绝望的时刻,那个同样一无所有的男人成了我的救赎。然而他爱我的方式,就是在溺水时,拉着我一起沉底,一起走向更无边的黑暗。我永远都是他的囚徒...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跳转阅读
章节预览

百花宫主宫无衣刚喷出酒,夙漓歌斜了他一眼,眼里满是嫌弃,“滚。”

“好。”宫无衣话才回完,警惕地闪到一旁,还没等夙漓歌反应过来,人已经消失了。

下方好像有动静,夙漓歌戳破纸窗一看。

追杀!!堂堂二十一世纪现代军院出来的人,遭遇敌人追到客栈下方还不知道,是她太过轻敌了。

“现在我们该怎么办!”夙漓歌就算在这种情况下,虽然暂且没有办法,但也格外冷静,并没有因为被此刻追杀而慌乱不已。

祁陌城捂着嘴咳嗽了一阵,随后开口,“带我从后门走,回府也是后门……唔,咳咳,免得到时候我受伤的消息走漏,让其他几个皇子派人刺杀。”

说着说着,再次猛烈的咳嗽了起来,手心也染上了丝丝鲜血。

“你别说话了,你的伤还没好,我这就带你回去!”夙漓歌看了咳得厉害的祁陌城,皱着眉头呵斥道。

祁陌城已经没了说话的力气,只是费力地靠在夙漓歌身上点了点头,随后便没了动静。

夙漓歌话是这么说,但心里也没底,若是走错一步,那便是步步错,会将两人都推向深渊,万劫不复。

夙漓歌吃力地半背半扯着祁陌城,行走在人迹罕至的小巷中。

“来这里……作甚?”祁陌城睁开眼打量周围的环境,好奇的问出声来。

夙漓歌停下脚步喘了一会儿气,道:“抄近路啊,不然你难道想从大街上光明正大的走过去么,外面肯定有他们的探子在,盯着大街上所有往来之人的一举一动,我们要是就这么大摇大摆地走出去,不直接被杀手发现杀死才怪!这时候走这种小巷子才是最安全的,他们万万不会想到我们会走这里!”

这一番分析很有道理,祁陌城也没了疑问。

好不容易走了大半的路,离小巷子不远处传来一阵喧闹,显然是杀手在大街上搜寻他们的足迹,夙漓歌微微松了一口气,幸好她选了抄近路,不然此时早就成了他们的刀下亡魂了不是么。

“看来他们已经开始搜查了,幸好我们走的快,不然在呆在客栈里无疑是自杀行为!”夙漓歌后怕地嘟哝了一句。

祁陌城被她的话逗得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却不小心牵扯到了身上的伤口,痛得眉头微皱,脸上的笑意一瞬间内就消失不见了。

眼看着他们二人的目的地已经不远了,夙漓歌估算了下时间,道:“算算时间,粗大爷他应该已经找到李守,应该已经在来的路上了,到时候就让李守把你接回睿亲王府,你回府后外面那群追杀你的杀手应该就不会再大你的主意了!”

“嗯……”祁陌城低声应道,失血过多的他只觉得眼前阵阵发黑,浑身的力气就像被全部抽走了一样,唯有心中坚定的信念让他继续撑着走下去。

好不容易来到了目的地,夙漓歌小心地扶着祁陌城,绕着院墙根往后走。

“我带你去后门,”说着夙漓歌加快了脚步,把祁陌城大部分的重量放在了自己身上,以求能尽快感到后门口。

果然,如她所料,在她带着祁陌城回府没多久,粗大爷就带着李守匆匆忙忙赶了过来。

“王爷他没事吧,凤小姐!”李守第一句就开始询问自家王爷的安危。

“暂时没事,不过他受的伤有点重,你尽快带你家王爷回睿亲王府找个大夫看个病吧,现在外面都是杀手在搜查,回去路上小心点,不过你既然是你家王爷的亲信,那么应该不会有什么大问题,”夙漓歌淡淡道,说着把李守领着进了屋。

此时的祁陌城已经处于半昏迷的状态了,被夙漓歌暂时放在屋中的一个榻榻米上了。

李守见到自家王爷虚弱的模样,神色恼火,但还是稍稍把自己的杀意收敛了,随后上前背起他,回头对夙漓歌感谢道:“这次就谢谢凤小姐的帮忙了,李某感激不尽!”

“不必客气,出手相助本就很正常不是么,好了,赶紧带你家王爷回去吧,在这么耗下去他可能要不行了,他腹部受的那一剑可是有剧毒的!”夙漓歌无奈地摇摇手,随后示意李守赶紧走。

李守脚尖轻点,硬生生在背着一个成年男子的情况下用轻功跳上了墙沿,背对着夙漓歌挥了挥手,随后眨眼间消失在了夙漓歌视线内。

李守很快把祁陌城带回了睿亲王府,他连忙把身中剧毒,失血过多的王爷弄到了床上躺着,随后安排了几个亲信进去照顾王爷,有什么突发事件随时通知他。

他心知外面有很多杀手埋伏着等着杀了祁陌城,他绝对不能让他们如意。

可是目前最棘手的问题就是,哪里去找一个可以替王爷解毒和处理伤口的大夫,现在时间已经不多了,再这么耗下去,这结果可是他想都不敢想的!

想到这里,他返身回去叮嘱了那几人几句,随后运起轻功踩上墙头,就朝着远处跑去。

为了不让祁陌城受伤的事情暴露出来,他目前只能去找那些民间的大夫了,宫里的御医是万万不能找的,那就是把王爷虚弱的一面暴露给了敌人,况且他们今日既然敢这么做,那么一定是做好了万全之策的。

该死!

李守心里暗骂,今日这么一出弄得他们措手不及。

想是这么想着,但他脚下的动作并没有丝毫停顿,依旧坚定不移地朝着远处跑去。

他在那守门小童惊恐的眼神中直接拨开前来医馆治病的人群,冲进去就把坐在前台给众人看病的大夫一把拽起,一个轻功就把人带走了。

而下面的众人呆愣地看着他们离去地方向,一头雾水,等他们发现来人把大夫带走后,场面顿时混乱起来。

李守手中提着一个胡子花白的老头,再次冲进一家医馆把他们坐在前台的大夫用另一只手拎走。

然后头也不回似得带着两个上了年纪地老头子回了睿亲王府。

两个老头子还未从被劫持的惊恐中回过神来,就发现自己已经被丢在了一处陌生的宅院中,而把他们劫持来的那个男人站在他们凶神恶煞地威胁他们。

“你们两个,赶紧进屋去,若是不能治好屋里那个人的性命,你们就给我把命留在这里!”李守眼神凶狠,无形中透露着一股杀气,吓得两个半只脚踏进棺材的老头子险些就这么噎过气去。

他们连滚带爬地从地上爬起来,跑进屋里,“是,我们这就进去!”

屋里面供他们治病的用具李守早就让人准备好了,那两个大夫本来还想着没医具给人治病,在看到医具时,眼神微微一亮,然后在李守仿佛能杀死人的目光下颤颤巍巍替祁陌城把起脉来。

“你们这里看好他们,我再出去一趟!”李守回头看了两个亲信一眼,吩咐道。

“是。”

李守又出去了一趟,这次,他又带回了两个大夫,这两个心理素质显然没上两个好,被带到睿亲王府后已经口吐白沫,吓昏了过去。

李守不耐烦地掐了掐他们的人中,把他们弄醒,用威胁上两个的方式同样威胁了他们一遍,然后就丢进了房内。

随后他沉默的站在门口,手抱在胸前静静地看着床上那已经昏迷不醒的王爷,眼神中满满的自责。

四个大夫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把了一次又一次脉,始终不敢说。

“说,他怎么了!”李守等得有些不耐烦。

最后,一个较年轻胆大的大夫被推了出来,他颤颤巍巍地把自己得到的情况全部说了出来,“这人脉象上看起来是中了毒,还是那种剧毒,我们几个平时只能给老百姓看看小毛病的大夫……真的没办法。”

说完他就跪了下去,低着头生怕看到李守吃人的眼神,但是李守并没有发怒,他叹了口气。

果然,他们既然已经做足了准备,怎么可能只会下点小毒来毒害王爷呢,这毒的来历他暂且不知晓。

“算了,你先把他的伤口处理好,毒的事你们尽力吧!”丢下这句话,李守就走出了门,显然他心中很是烦闷。

另一边,宫无衣又返回来找夙漓歌。

“发生了什么,你屋里怎么一股子血腥的气味?”宫无衣一进屋就发现了不对劲,他还眼尖地看到了不远处榻榻米上那一点血迹。

夙漓歌看了他一眼,随后也不准备瞒着他,缓缓把事情道了出来,“是这样的,从昨夜夜开始,就被一帮死士追杀,他被捅了一剑,还中了剧毒,不过我已经让他的属下李守把他带走了,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

“你不用担心那个家伙,他命大的很,就算中了剧毒应该也不会有什么事,不过你没什么事吧!”宫无衣说着就要上前察看夙漓歌的情况,凤目中写满了对夙漓歌的关心,至于祁陌城什么的,他都毫不在意。

夙漓歌抽搐了下嘴角,不耐烦的推开了他。

但两人殊不知,此时凤晨曦正躲在墙角,眨着明亮大眼,捂着因为惊讶而张大的嘴,让自己不发出声音被屋里的人发现。

此时的他心中只有一个念头,父亲他居然受伤了!

这时候,宫无衣正好和夙漓歌谈好了事情,推开门走了出来,凤晨曦连忙躲好,看着他离开的背影,小脸上写满了坚定,心里也有了一个计划形成。

他一定要缠着宫无衣叔叔,让他带着自己去找父亲。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