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VIP小说推荐网 > 小说库 > 都市 > 何人问长生
何人问长生

何人问长生 晨安河 著

连载中 何安晨沈静涵

更新时间:2021-06-09 14:44:47
主角叫何安晨沈静涵的小说是《何人问长生》,它的作者是晨安河所编写的都市热血类型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赏金猎人是以完成雇主的高额悬赏任务而获取佣金的一项职业,危险与机遇并存,声名与血渍齐舞。这是一条永无止境的血剧,一旦踏上,就不能回头,如果你不是走投无路,最好不要走上这样一条刀尖舔血的道路。所有人都在...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云台作为海滨城市,向来是和琅琊、胶澳二市联动的作为贸易前沿活跃的地区,一些跨国的影视文化商贸交流等活动在胶云琅地区尤为活跃,频繁程度仅次于京沪这等超然的国际化大都市。

华光珠宝集团公司选择了云台大剧院作为商务活动的地点,把它与沈静涵全国粉丝见面会的最后一站重合,当然不是为了单纯的方便代言人,更多的用意还是拓展东亚地区等的海外市场。为商者在商言商,那是再正常不过的天理。

沈静涵坐在自己的化妆间里,老老实实地闭着眼睛,被化妆师精心地打扮着。

费了半天功夫,化妆师化完妆之后,造型师又上前一步,拿出自己的手机,对着沈静涵道:“静涵姐,这是你今天面见粉丝的服装,你看看满不满意,不满意的话我再给你改改。”

沈静涵只是粗略看了一眼,就微笑着对造型师说道:“这套挺好的,谢谢你啊小苏。”

小苏得到了夸奖,脸上忍不住露出了高兴的笑容,不过她很快收好,看着沈静涵的脸,“那现在只需要等服装到了。”

沈静涵这段时间挺忙的,虽然没有进组,不过接连上了几个综艺,然后就是全国粉丝见面会的来回奔波,顺便还给华光做代言,隔三差五的就坐飞机,这段时间不要说沈静涵,就是她们这些工作人员都有些疲了。

好在忙完这场粉丝见面会和珠宝代言之后沈静涵就要进入休息状态了,这意味着她们接下来的时间都不至于这么忙碌了。

不过,眼下还是得把粉丝见面会给撑过去再说。

沈静涵下了飞机之后,在安保团队的保护下,先行一步到了天阳大酒店,她的服装和工作人员的行李都留在机场等待着云台本地安保团队的运送。

造型师挑选出来的是一套相对休闲风格的衣服,毕竟是粉丝见面会,休闲的服装风格会显得更加的亲民与自然,这样搭配也是提升沈静涵国民度的做法。

只不过,当沈静涵觉得这套服装不错的时候,她这套服装还在路上,在一辆小货车上,在行李箱中老老实实地待着。

何安晨一早上饭都没吃就急吼吼地被带到了机场搬行李,费了半天劲把堆积成小山的行李箱分门别类丝毫不差的塞进了小货车,中间还得顾及到有些易碎物品得轻拿轻放。这些行李还不能胡乱塞,要不然到时候小货车里空间肯定不够。

真是倒了霉了,就为了一天两千的短工工酬,累了这么一上午。那些易碎的物品之前堆成那样也不知道碎了没有,这要是追究起责任来,他一没关系二没熟人的,指定得吃这个哑巴亏。

何安晨坐在小货车的副驾上满腹牢骚,小货车的司机不知是看出来他心情不好还是单纯不喜欢聊天,全程都在聚精会神地开车。一路上就这么毫无波澜平平淡淡的度过了。

等到何安晨从小货车上下来的时候,一个戴着眼镜的靓妹已经等候多时了。

停车场里,造型师小苏不由得有些抱怨本地安保团队的工作效率低下,一上午了才把这些行李给送过来。等了许久的她堆了不少牢骚,话里话外的都是在指责何安晨懒驴拉磨屎尿多,贪心不足蛇吞象。

何安晨陪着笑脸,打碎牙齿往肚子里咽,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没办法,谁让自己赚的就是这份钱呢。

小苏看着何安晨有些低声下气的样子,不由得有些好奇,这个年龄段的年轻人应该是火气旺盛的年纪,被自己这么找茬居然还能若无其事地在这伴笑脸,脾气倒是还算不错。

不过这也没有让小苏令眼相瞧,安保团队没有按时把她们的行李送过来,按照合约已经算是失职了。小苏只是发泄一下不满,自认为已经很体谅这些年轻力壮的劳工了。而且,这小伙子不是忍下来了吗?

不过她也能看得出来,这些大大小小的行李的搬运,眼前这个其貌不扬的年轻人只怕是没少下功夫。虽然他长得很一般,但是脸上的汗水和他肚子饥肠辘辘的抗议已经表明了许多。

听到肚子咕咕作响,何安晨有些尴尬地看了看眼前长相还不错的女孩子,然后就二话不说准备把行李往下搬。

小苏推了推眼镜,“帮忙找一套衣服,白色运动衫,牛仔裤,还有一双银灰色的运动鞋。”

何安晨点了点头,又听到小苏追加了一句,“三样东西在三个不同的行李箱里。”

我勒个去……何安晨听到这里心里都有点涌起想骂人的冲动,不过他还是劝自己先把活干好再说其他。

不过他也有些好奇,一边往地上搬东西一边抽空问道:“衣服是不够穿吗?”

小苏不屑的挑了挑眼,刚想说一句你懂什么,看到何安晨不辞劳苦速度奇快的搬行李,把自己的话收了回去。稍微斟酌了下,小苏的语气也变得温和了许多,“那倒不是,只不过不同的场合需要穿不同的衣服。今天下午的粉丝见面会就是休闲一点亲民一点的运动装,过几天那个商务活动呢,那肯定是晚礼裙。每个场合穿的衣服都不一样。”

“哦,这样啊。”何安晨一边搬着行李箱一边看着上面的标签。这些行李最能体谅他的地方就在于行李箱上分门别类的标签,让他找起东西来能方便一些。只不过沈静涵的专属服装放的太往里了,他倒腾了半天,几乎掏空了一半的车厢才从几个小行李箱里找到小苏要求的两件衣服和一双鞋子。

“诶诶诶,这里不让放东西。”还没来得及擦擦头上的汗,天阳酒店地下停车场的保安不知道从哪里窜了出来,看了眼何安晨,“兄弟,这里不让放东西,我们主任看到了会罚款的,你行个方便好不好?”

何安晨苦笑了一下,同是打工人,谁能行行好,给他一个方便?

想是这么想,何安晨还是笑了笑,“抱歉啊兄弟,只是找个东西,我马上把东西收拾起来。”

保安扬了扬手上的警棍,声调都高了几分,“那你快点啊。”

何安晨把行李箱打包好又立马一件件往回装,末了,他对着小货车的司机说,“师傅,咱们开上去吧,在这里不方便。”

上了岁数的小货车司机倒还出乎意料挺有人情味,让何安晨上了车,开出了地下车库,找了个能停靠的地方,又看着何安晨,“到了,这里离天阳酒店也没几步路,我去帮你叫几个人。”

何安晨摇了摇头,“谢谢了师傅,不必了,您忙您的就行。”

货车司机看了他一眼,确定何安晨能应付地过来,也就不再多说什么,点了根烟就走了。临了还把车钥匙交给了他,“我住803。”

何安晨接过了钥匙,没有抱怨的功夫,立马又开始了搬运。

不知道跑了多少趟,何安晨总算是把那些行李箱都给搬上了八楼,看着带着黄牌的工作人员冷漠地打开行李箱一一清点,他站在一旁,低下头看了看自己的蓝牌,回想起前天开会的时候说的话,很自觉地退到了一旁。

“你吃饭了吗?”旁边突然传来一句关切,何安晨扭过头去看了一眼,发现正是那个带着眼镜的化妆师。她手上还拿着一份盒饭。

何安晨感激涕零,双手合十,“没有,你是特意给我带这份盒饭的吗?”

小苏撇了撇嘴,“什么呀,工作组的盒饭剩了一份,我看剩下了有些浪费而已。才不是特意给你带的。”说是这么说,小苏还是把盒饭递给了何安晨。

何安晨赶紧说了声谢谢,这才接过了盒饭。然后他想起了什么,敲了敲803的房门。

房门打开,老林额头上贴着纸条,房间里老杜老周老王都在,几个人围成一圈,桌子上放着麻将,货车师傅在一旁刷着手机看着新闻。

何安晨一时之间有些愣住,不过他很快反应了过来,掏出了货币的钥匙,递给了老林,“林头,这是人货车师傅的车钥匙。”

老林丝毫没有尴尬的接过了钥匙,然后看何安晨转身要走,连忙叫住了他,“小何,安保团人有点多,你的房间被征用了。”

刚想回自己房间吃饭的何安晨顿时停住了脚步,一时之间颇有些手足无措,端着盒饭,不知道该往哪里走。

老林斜着眼瞧见了小苏,吹了个口哨,然后对着何安晨挤眉弄眼,“小何,你吃点亏,找几个小姑娘对付对付。”话里话外的都是调侃的语气。

何安晨背对着老林,听到老林的话语的那一刻,脸上露出了厌烦的表情,不过他还是回了句:“不了,谢谢林头。”

老林很快关上了房门。

小苏在一旁瞧着,很有些踢何安晨打抱不平的样子,“他们是在欺负你诶。”

何安晨站在走廊里打开了饭盒,看了看突然说话的小苏,还是对她笑了笑,“谢谢,我知道的。”

小苏好奇地低下头,从下边仰视着何安晨的脸,可惜被饭盒挡的严严实实,于是她很快又站了起来,“那你就这么心甘情愿地帮他们打下手啊?”

何安晨狼吞虎咽,听到小苏的问题,赶紧咽了一口,这才微微侧过去,保证自己不会喷饭到小苏脸上,“那能有什么办法,我初来乍到,什么都不熟。站在吃点亏就吃点亏吧,总好过将来遇到类似的事情再吃亏。这次就当拿工资买了个教训了。”

小苏心里不由得有些鄙视,一个保安能有什么前途?无非是熬资历熬到那几个老**退休了,他自己当主任。这之前还有不短的日子,起码需要几年。可能他也是认清了这样的事实所以才这样忍气吞声吧。

想到这里小苏不由得又有点可怜何安晨,想了想,小苏对着何安晨说道:“你快点吃,吃完饭跟我来。”

何安晨不明所以,不过还是听从了小苏的吩咐,三两下扒拉完了手里的饭,跟着小苏朝着九楼进发。

小苏对何安晨还不错,或许是因为恻隐之心,不忍他一个老老实实的人被那么明目张胆地欺负,抑或者是单纯的同病相怜?何安晨猜不出。不过,她作为一个萍水相逢的女生,对何安晨确实不错。

九楼可以看作是沈静涵工作团队的包层了,小苏上了楼就直接左转,打开了房门。房内是有着一头披肩直发的化妆师,看到了小苏之后打了招呼,“小苏……”话说一半被卡住是因为她看到了身后那个衣着与长相都不怎么起眼的带着蓝色工牌的外聘人员。她一时半会儿还有些费解小苏带个外人上来干嘛。

小苏也热情的打了个招呼,“嗨,赵姐。”然后把何安晨请进了门,对着这名名叫赵姐的女子大致说了一遍何安晨的遭遇。虽然在何安晨听来有些添油加醋,但是他并不曾开口质疑,更不曾打断小苏洋洋洒洒地发挥。因为这对他有利。

果不其然,小苏一顿煞有介事地忽悠,立刻让赵姐对何安晨也有了怜悯之心。尤其是看到何安晨那个小身板居然还自己独立一人来回搬运了至少三趟行李箱群,心中就更是同情了。

当然,小苏也解释了她把何安晨叫上楼的理由。

十楼负责屯放那些珠宝,二十四小时有专人看护,原本预料的留下一部分住其他工作人员的房间也没有留出来,所以只能往下顺延。

老林他们几个人挤一间,其他人自然也不必说,想必待遇都是比保安要好一些的。何安晨初来乍到,又是短工,没有什么关系,自然而然地就只能被牺牲掉他的房间了。

一时之间何安晨没了落脚之地,更没了休息之所,小苏也是看何安晨没什么行李,才把何安晨叫了上来跟她们聊聊天解解闷。一来是给何安晨一个休息的地方,二来是缓解她们这段时间工作的疲劳。小苏这煞费苦心的举动也算是一举两得了。

何安晨被她们热情的拉到了中间的椅子坐下,跟她们聊着天。两个女生虽然同情何安晨的遭遇,不过也是多长了个心眼,房门并没有锁上,而且两个女生的间隔距离也会相对的长一些。

不过何安晨的体力精力还是让赵姐有些啧啧称奇,据小苏说,他一上午饭都没吃,居然能独立将那么多的行李自己一个人搞定,而且现在看来他依旧是精神饱满。一般的壮汉空着肚子来回折腾这么三趟也不一定能撑的下来。只怕这个叫小何的不是什么普通人呐。

何安晨算不上多帅气,可是妙语连珠,虽然衣着简陋,但是也颇有些风趣,小苏和赵姐这段时间聊天被何安晨逗得前仰后翻,哈哈大笑。

时间不知不觉中流逝,小苏看了看时间,碰了碰赵姐的胳膊,赵姐也跟着看了看时间,然后一撩头发,认真地注视着何安晨:“小何啊,天也不早了,我们要休息了。”

得,这就是在下逐客令了,人家说的委婉给留了个面子,何安晨也不打算自讨没趣。于是他很快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也谢谢赵姐和苏姐愿意陪我唠这么久,听我发这么久的牢骚。我也该去巡一下夜班了。告辞。”

小苏和赵姐毫不犹豫地挥手,然后关上了房门。她们两一个有妇之夫一个名花有主,自然是不方便留一个萍水相逢的陌生男人住宿。

“哎,小苏,我看这小子瘦是瘦了点,体力可不差啊。你要不要跟他试试?”赵姐揶揄着小苏。

小苏佯做生气,“赵姐,你这样我不理你了啊。我只是跟男朋友吵架,又不是分手了。不过要是真分手了或许可以和他试试。赵姐要不要一块儿?”

“去你的,敢拿老娘调侃,看招!”赵姐突然开始挠小苏的嘎吱窝。

“啊呀,哈哈哈,好痒!赵姐你看我反击!”

房间里的嬉闹声与何安晨没有半点关系,离开了两位还算美女的房间之后,何安晨并没有去偷听别人谈话的习惯,所以也不知道他被当成了两个女人之间的一个调侃。不过就算他知道了他也不会有什么反感。

“哎,这长夜漫漫的,要到哪里去休息一晚啊。”何安晨一边走着一边忍不住的哀叹。想来想去估计只有地下停车场不会收钱,何安晨想了想,咬了咬牙,就打算举步前往。

只是,就在他做好了在地下车库受冻一夜也要养精蓄锐的打算之时,他的前景突然变得一片黑暗。

只听“啪”的一声,何安晨眼前突然陷入了一片黑暗,随后就是警铃大作,酒店里不知道安置在何处的警报响了起来,刺的人耳朵发麻。

何安晨两眼一摸黑的同时,手脚并没有闲着,他记住了楼梯所在的位置,三步做两步的就赶到了楼梯口。

他还记得,沈静涵这次前往云台,不光有粉丝见面会,还有一场珠宝代言活动!

酒店的楼梯只有一个。听这此起彼伏的尖叫声何安晨就判断所有楼层都停了电。这种情况下如果有人有异心,唯一能通过的道路就是楼梯。

何安晨抹黑赶到了楼梯口,找了一个遮住自己身形的角落,屏息凝神,静心以待。

果不其然,何安晨刚刚隐匿好身影,就听到一个急促的脚步声朝着自己这个方向而来。

小说《何人问长生》 第3章 老油条与女菩萨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