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VIP小说推荐网 > 小说库 > 言情 > 仵作狂妃
仵作狂妃

仵作狂妃 陌缓 著

连载中 韩玥云衍

更新时间:2021-07-15 20:58:15
独家完整版小说《仵作狂妃》是陌缓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韩玥云衍,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她本是令罪犯闻风丧胆的名法医兼犯罪心理学专家,一朝穿越,成了西孰国一名普通人家百般宠爱的小女儿韩玥。 为报仇,她重新拾起解剖刀。 快速得出验尸结果、收录指纹的高科技人体扫描仪成了她的神助攻。 为...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章节预览

第8章

为了让他们看得更明白一些,韩玥专门解开领口,露出修长白皙的脖颈,在烛火的照映下,暖玉似的,透着惊心动魄的诱惑之美。

贺远已过弱冠之年,思想固旧,又在上峰面前,那敢看,只牢牢盯着自己的鞋面。反正看了,他估计也听不懂。

云衍起初听得仔细,注意力集中在她手指的地方,在她说起‘亲热’,‘吻’等字眼时,突然走了神。

见他目光微凝,韩玥拢了下眉。

还是听不懂?死者的死因必须要说清楚,否则她接下来的推断便毫无力度。

如此一想,她上前两步,手探向云衍脖颈,“我指给你看。”

沁凉的触感使得云衍一惊,后仰的同时,寒眸似刀,刮向韩玥。

韩玥愣了一下,“抱歉。”

她忘了他不近女色,原主记忆里有关于这位爷的八卦传闻。

传闻,晋王不近女色,是因在战场上受过伤。

又传闻,晋王的挚爱死在了战场上,是个将军,男的。

她刚一分心,就听云衍沉道:“结论是什么?意外还是他杀?”

韩玥回神:“我接下来想说的就是这个,若是他杀,凶手一定精通医术,对人体结构非常了解。”

她摇着头:“但就算了解,要想掌握好力度一压即中几乎不太可能,可尸体并无挣扎的痕迹。所以,我更倾向于意外。”

“若是意外,凶手不呼救也就罢了,为什么要转移尸体剥人脸皮?”贺远发问。

韩玥秀眉一展,“这个问题问得很好。”

突然受到表扬,贺远面色莫名一喜,便听韩玥道:“很简单,他与死者的关系见不得光。”

“对啊!可我还是不明白,他为什么要剥人脸皮?”

“这个案情其实很简单。”韩玥说的平静,不带情绪,可贺远还是从中品出了几分类似于同情的味儿来,当即有些恼羞成怒道:“案子还没破,这些都是你的猜测,况且,你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嘛,怎么就简单了?”

韩玥还是很平静:“没说出所以然,那是因为你一直在打断我。”

“你......”

云衍一道意味不明的眼风扫来,贺远自觉噤声。

韩玥没卖关子,尽量说的清楚简单:“首先,现在可以断定,凶手就是同一个人。除了剥去脸皮的手法相同外,还有凶手的杀人动机。”

最重要的一点是,凶手在这具女尸身上留下的指纹,和彩儿身上的一样。她不提,是因指纹这件事解释起来太复杂,所以,只能从别的角度去推断。

“我们可以试着倒推案情,凶手来义庄是为杀我,杀死林伯可能是计划外,也可能因为他是仵作。要杀我是因为我昨晚从他手里逃脱了,至于昨晚为什么会盯上我和彩儿,是因为祭台。”

在他们提到祭台时,她其实就已知道凶手昨晚为什么要杀她们了。

“每年上元节,城西城隍庙外的空地上,都会搭建祭台,用于百姓前去祭拜祈福。原因是城隍庙太小,盛装不下全城的老百姓,所以每年这天,供奉的菩萨们会被请到祭台上。故而祭台很高,一来是对佛主的尊重,二来是怕拥挤时,有冒失者不小心损坏佛像。”

“昨日午时后,我和彩儿便出了门。彩儿说,什么都可以少,祈福不能少......”

彩儿的原话是‘小姐已到碧玉年华,该是求好婚缘的时候了’。

韩玥默了一瞬,忍下眼底酸楚,继续道:“人群拥挤,怕挤伤,我们刻意错开高峰期,几乎是等所有人走完后,才去祭台旁。我们出门时什么都没带,彩儿前去庙门处买香蜡,我留在原地等她。不知为何,她两手空空回来,拉着我就跑......”

这段记忆其实很模糊混乱,许是原主当时是懵的,根本不知道自己在跑什么,这也是韩玥起初没急着提的原因。

现在她想明白了,“我猜,彩儿不小心撞见凶手埋尸了。预知到危险,她只想着带我快些离开,以至于慌不择路,反而跑进了胡同小巷里,给了凶手可乘之机。”

为什么不呼救?为什么不往人多的地方跑?

韩玥也想这样问,可她又十分理解,每个人的应激能力不同,反应也各不相同。

彩儿不过十四五岁,她当下想的念头一定很简单——藏起来,不让凶手发现。

从业这些年,她见识过太多离奇案件,最后的真相,往往令人瞠目无语。

“凶手追上来,用石头砸中我的头,我晕倒在地。彩儿回头吓倒在地,凶手走到她身后,勒住她脖颈......他置我于不顾,先剥彩儿的脸皮,要么是以为我死了,要么是觉得一切可控。”

“后几次的杀人动机清楚了,再说到初始动机。”

她看向无名女尸:“假设这是第一名受害者,她一定与凶手认识,两人亲热是出自自愿。亲热过程中,受害者意外死亡,凶手在经过一定的思想挣扎后,决定抛尸,因为他不希望别人知道他们之间的关系,也怕有口难辩,背上杀人罪名。”

“既然决定做到这一步,那他一定会尽量掩饰受者害的身份,换了她的衣服,剥去她的脸皮......当然,如果只是单纯的想掩盖死者身份,毁其容颜的方式有很多,越惨不忍睹越能混淆视听。但他选择了完整地剥去脸皮,再结合死者身上的衣服,是新的。”

韩玥看向云衍:“王爷说,发现尸身时,她被棉被包裹着,棉被应该也是新的吧?”

云衍点了下头,“是。”

“从这些行为中,你们感觉到了什么?”

她突然发问,贺远愣愣:“啥?”

云衍狭眸,“你是想说,凶手对死者感情颇深?”

“起码,我感觉到了凶手对这名死者的温柔。”韩玥说。

温柔?贺远呵呵......

就在这时,刘大壮回来了,在门外禀报道:“王爷,城南柳家的大小姐说是找不着了,卑职把人带来认尸。”

小说《仵作狂妃》 第8章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