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VIP小说推荐网 > 小说库 > 穿越 > 新太子竟然弃位而逃
新太子竟然弃位而逃

新太子竟然弃位而逃 雨时江南 著

连载中 李恪陈悦薇

更新时间:2021-07-19 11:06:37
经典小说《新太子竟然弃位而逃》由雨时江南最新写的一本穿越重生风格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李恪陈悦薇,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愿来世不生帝王家!”现代白领一朝魂穿古代,运气爆棚,成了逍遥王爷。没等他享受锦衣玉食的生活,却悚然发现,他有一个残忍好杀,猜忌到极点的皇帝老子。历任太子,死于非命。而他刚被册封为新太子。李恪哭了,他...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这古代的刑罚还真是让人毛骨悚然。

在现代,偷人家几百块钱,恐怕派出所自己就处理了,不到一定的金额,估计也就拘留几天了事。

可在古代却不一样,偷人钱财,不足一文钱就要罚劳役三十天!

超过一文钱不到两百二十文,就要迁为贱户,流放到朝廷需要的地方去服劳役,一辈子!

超过两百二十文不足六百六十文则更狠,直接黥面之后,丢到长城边关去,白天要望哨,晚上还要修筑城墙!

要知道古代的生产力不发达,修筑长城从来都是将这些罪犯和其他强征来的小民当做消耗品的,想想还真是不寒而栗。

也幸亏李恪继承了前身皇九子的记忆,否则他还真不懂这些。

不知道为什么,本来李恪还觉得大雍律太过残酷,可一看到这郑大獐头鼠目的样子,突然又觉得这样的严刑酷法居然也不错。

小包子和自家小姐两个人苦心支撑着这家摇摇欲坠的慈心堂,对店里的情况如数家珍,很快就报出一个详细的数目:

“钱袋里是七百一十一文钱,是明天要付给钱员外的药材钱。”

李恪随意的点点头,戏谑的眼神打量着郑大,直把这个蟊贼看的心里发毛,这才露齿一笑,一副同情关怀的模样:

“你猜猜,按大雍律,超过六百六十钱,该如何处置。”

郑大只觉得一股凉气从脚底板直冲头顶,心里更是发毛。

只是他欺负陈悦薇两个孤弱女子习惯了,这个时候怎么也不肯轻易认怂,强撑着问道:

“该如何处置?”

李恪嘿嘿一笑,伸手郑大肩踝上一划,露出白森森的牙齿,吐出一个字来:

“刖!”

黥面只是在人面上纹身,留下侮辱性的罪证;刖刑却是直接将犯罪之人的手足砍掉,留下永久的残疾。

郑大吓的直接一哆嗦,裤裆里居然一股湿热,竟然直接被吓尿了。

就在他心里害怕,想要把钱袋还回去的时候,本来被吓的不出声的人群里突然传来一个低哑的声音:

“你说是偷盗,就是偷盗吗?说不定这钱是郑大自己的呢!”

李恪眉头一皱,可转眼看去,外面十好几人围在一起,实在看不出来这是其中哪个人在使坏。

郑大却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样,恍然大悟一般,尖声叫道:

“啊,没错没错。这就是我的钱袋!”

小包子被这些**之徒气的要命,她又是委屈又是心疼,呜咽着哭道:

“你真不要脸,这钱袋明明是我给小姐缝制的,里面装的是我们慈心堂的救命钱。还有你们,你们这些街坊,我家老爷生前,你们谁没受过他老人家的恩惠,如今他老人家一走,你们就联合起来欺负我们家小姐,你们还是不是人啊,呜呜……”

小包子越说越伤心,最后更是扑到陈悦薇的怀里嚎啕大哭起来。

那些被责骂的街坊当中,有些人还有点廉耻,顿时被说的羞愧难当,惭愧的摇着头走了。

剩下的则是些脸皮奇厚的,虽然有些不自然,可还是赖在外面,甚至郑大这个不要脸的东西,更是大言不惭起来:

“有什么恩惠不恩惠的,他治病的时候,我们又不是没给钱!”

有些被小包子说中心底羞处的,这个时候就像抓到救命稻草一样,齐声附和起来:

“就是就是,我们给钱了的。”

“说起来,还是我们养活了陈家,我们怎么就受他恩惠了?”

“就是嘛,应该是陈家受我们的恩惠才是。”

……

李恪听的这些话,心中齿冷。

他前世出身中医世家,大学也是上的国内最有名的中医药大学,九年本硕博连读下来,毕业的时候就被分配到家乡省城里最好的三甲医院。

身边亲身经历过的,再加上亲眼见过听过的,里面多有这样忘恩负义的**之徒,心里虽然不齿之极,也早就习惯了。

不过这样一来,对付这样的卑鄙小人,李恪心里就没什么负担了。

他随手将仅剩的一块玉珏掏出来,冲着这些人一晃,然后森然笑道:

“本来,这等小事不归我飞奴司管辖。不过这等厚颜**,伤风败德的丑事既然让我撞见了,嘿嘿嘿……”

这些百姓平时见的最多官差,也不过是京都府的捕快,至于坊丁铺兵们,都是街坊邻居里抽调出来的熟人,并不被他们敬畏。

可一听“飞奴司”的凶名,所有人都倒吸一口凉气,几乎是下意识的,齐齐都往后倒退了好几步。

要说怀疑,肯定有人心底有些怀疑的。

可刚才那块玉珏一看就珍贵无比,普通的百姓一辈子都见不到一次。

再加上飞奴司凶名赫赫,岂是那么好冒充的?这要是被抓到了,那可真是要死的惨不堪言。

这些人谁也想不到,眼前的居然是当朝太子,他本来就被飞奴司在追缉,随手冒充一下毫无心理压力。

再说了,就算被抓到了,飞奴司难道就敢以“冒充”的罪名来治罪太子?

雍帝喜欢杀太子那是皇室内部的事情,飞奴司说白了就是皇帝的奴才而已。

那些起哄的百姓吓的连连后退,不一会就抱头鼠窜,散的一干二净,只留下浑身哆嗦的郑大。

李恪对于戏弄这样的**毫无心理压力,索性玩个痛快。

他大摇大摆的走到郑大面前蹲下,露出恶魔一样的笑容问道:

“你可知道,欺骗我飞奴司的后果是什么?”

郑大早就吓破了胆,手里的钱袋也不香了,发而觉得烫手无比,赶紧往李恪手里一塞,然后想也不想就跪在地上“砰砰砰”的胡乱磕头:

“爷爷饶命,我再也不敢了,饶命啊,我根本不敢欺瞒爷爷啊……”

李恪顿时有些没趣,站起身来,一脚把这个**踢开,嫌恶的骂道:

“自己去衙门自首,我飞奴司事务繁多,谁耐烦纠结你这点小事?”

“是是是,我这就去。”

郑大如蒙大赦一般,屁滚尿流的跑了。

小包子在边上看的两眼冒光,简直是又解气又开心,崇拜的小眼神里满是小星星,抓着李恪的衣襟摇啊摇的:

“哇,你好厉害,你居然是飞奴司的!”

陈悦薇却没这么好糊弄,她不动声色的将小包子护在身后,眼神复杂,带着十万分的警惕问道:

“你不可能是飞奴司的人,你到底是谁?”

小说《新太子竟然弃位而逃》 第6章 巧治无赖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