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VIP小说推荐网 > 小说库 > 言情 > 寻她入怀,故人来
寻她入怀,故人来

寻她入怀,故人来 禾麦秸 著

连载中 任寻寻贺晋淮

更新时间:2021-07-22 16:17:46
主角叫任寻寻贺晋淮的小说是《寻她入怀,故人来》,它的作者是禾麦秸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夜幕下的皇廷像是一座城堡,铜墙铁壁般笼着云城最狂热的叫嚣,显得整个云城都落寞了三分。楼下的人疯狂,顶楼包间的三人,却相对安静。...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章节预览

夜幕下的皇廷像是一座城堡,铜墙铁壁般笼着云城最狂热的叫嚣,显得整个云城都落寞了三分。楼下的人疯狂,顶楼包间的三人,却相对安静。

守着保镖和侍应生的门被推开,骆弈迈步走了进去。屋里的光线与外面过道的水晶灯形成强烈的反差,他缓了缓才看见坐在沙发最里面的那个人。

那人交叠着双腿,食指与中指夹着香烟,隔着烟雾缭绕,与旁边的人,时不时地低头交谈。

骆弈路过宽大的沙发时,与这边人含笑点头后,来到那人身边,俯身道,“淮哥,下面的人说,任寻寻被人带去了四楼的包间。”

被唤作淮哥的人神色未动地伸出手,敲打着香烟弹去烟灰,倒是旁边的人带着几分疑虑的口气问道,“一个不起眼的勤杂人员,怎么去了包间,还是四楼的包间?”

皇廷是会员制,能进四楼的包间,在云城是有点身价的。沙发这边的人放下手机,玩世不恭的出声道,“看看不就知道了。”

骆弈明白谭峥所谓看看的意思,可他的老板是贺晋淮,目光落在他的身上,征询着他的意思。皇廷是自己的地盘不假,但保护客人的隐私素来是皇廷的门面,否则那些明面上有头有脸的人,谁敢来这里花天酒地。

贺晋淮未开口,只是对着前面的屏幕扬了一下下巴,随后弹了一下烟灰,身子后倾,闲适地靠在沙发上。

骆弈会意地打开屏幕,调取四楼包间的摄像,又打了一个电话,将声音切了进来。

画面里,任寻寻耷拉着脑袋,只能看到光洁的额头,乖巧地立在一个中年男人的右后侧,也不知道在害怕什么,缩着瘦弱的身子,向后移了小半步。

只是这一轻微的举动还是引起了中年男子的注意,抬手抓住她的胳膊将她拉到了他的前面。

“钱总,这就是我的外甥女,今晚就让她陪您多喝几杯,”中年男子献宝似的,又将任寻寻往前推了推,让钱总看个清楚,“十九岁,刚过完生日,您瞧瞧,合不合您老的眼。”

坐在沙发里的钱总握着酒杯晃了晃,上下打量了一下任寻寻。瞧着小姑娘怯生生的模样,不像是装出来的。年近六十的他,多年的人生阅历,这点眼力见识还是有的。

“十九岁,嗯,不错,好年纪。”钱总满意地目光在任寻寻的脸上来回地溜着,放下酒杯,起身来到任寻寻的面前,摩擦着肥硕的双手笑道,“按照古人说法,碧玉年华,正是破瓜之时。”

破瓜两个字语气加重,夹着龌龊的心思,连带着些许的吐沫星子,落在任寻寻的头上,更是砸在了她的心上,惊得她浑身颤栗,猛地抬起头,扭向身后的中年男人,双手紧紧地攥住衣角。

那惊恐的目光瞬间溢出了屏幕之外,看着就让人心生怜惜。

“这男人是她什么人?”贺晋淮低沉的声音响起。

骆弈道,“我刚刚让人去查了,说是她的舅舅,叫汪兴武,名下有一家橡胶公司,规模不大,其余的还在查。”

其余的事情自然是汪兴武的家庭情况,上下几代人以及每个人的社会关系及财务状况,都需要查清楚。

贺晋淮淡淡地嗯了一声,抬手将香烟递到唇边,却没有抽,默了一会儿,“燕堂,我记得你说过,这丫头没什么亲戚。”

从目前的情况来,汪兴武将任寻寻送到钱德才面前的心思已经昭然若揭,这是将任寻寻给卖了。裴燕堂瞧着屏幕里的汪兴武,眉头深深地皱了起来,“任寻寻亲口跟我说过,她在这世上,已经没有亲人了。”

这汪兴武是从哪儿冒出来的?又是怎么知道任寻寻在皇廷的?

谭峥起身来到他们身边,看了看屏幕,又看向他俩,“是不是舅舅还真不好说,不过任寻寻既能跟他进包间,至少是认识他的。”

任寻寻好歹也十九岁了,有明辨是非的能力。她待在皇廷已经有一个多月,皇廷是什么地方,她不会不清楚,绝不会蠢到跟一个陌生的中年男人进包间。

刚进门的时候,任寻寻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汪兴武只说带她见一个人,见完人就带她回去,现在算是彻底明白了,汪兴武这是想把她送人。

任寻寻看了看汪兴武,又看向面前所谓的钱总,“他不是我舅舅,我根本就不认识他。”

汪兴武脸色愣了一下,抬手打在任寻寻的后脑勺上,眼神不满地瞪向她,“胡说什么?!我不是你舅舅,谁是你舅舅!”

说完随即转头对着钱总笑笑,“钱总,您见笑了,小孩子不懂事胡说八道,您别介意。”

钱总含笑地摇摇头,目光在任寻寻身上来回的打量,对这个小姑娘相当满意,十九岁的年纪正是含苞待放的时候,也正是让人心痒难耐的时候,只是这身份如果有问题,就比较棘手。他向来喜欢身世清白的,免得留下一堆麻烦。

“袁总,合同一旦签下来,那就是白纸黑字,你不能让我做赔本的买卖。”

“钱总,我哪敢骗您呐,任寻寻就是我外甥女,她妈妈是我的亲姐姐,”汪兴武连忙解释,扭头严厉地瞪了一眼任寻寻,又满脸堆笑地看向钱总,“钱总,我也不瞒您,我姐姐姐夫去世的早,这孩子一直流落在外,我也是最近才找到她的。不过,这孩子跟她妈妈长得一模一样,我绝不会弄错。”

说着说着,压低了声音,巴结的笑容生出满脸谄媚的皱褶,“不怕您笑话,我起初也担心认错了,特意去做了检查,我的确是她的舅舅,所以您放一百个心,不会让你有任何麻烦。”

说到这里,汪兴武的声音又低了几分,伸出头凑到钱总的面前,笑道,“检查结果,包您满意。”

这两人藏着什么样的肮脏心思再明白不过,任寻寻稍稍向后退去,趁他们不备,转身向门口跑去,手刚搭上房门的门锁。一个阴暗的身影就压了下来,双手抓住她的肩头,就像拎一只小鸡一样,将她拎了回来。

“任龄,你再胡闹,我就打断你的腿!”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