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VIP小说推荐网 > 小说库 > 重生 > 害了她的人都该死
害了她的人都该死

害了她的人都该死 夏季北 著

连载中 薛绯烟楮墨

更新时间:2022-06-21 18:08:17
甜宠新书《害了她的人都该死》是夏季北所编写的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主角薛绯烟楮墨,书中主要讲述了:【重生+甜宠+养成+经商种田+科举权谋】 重生之后的薛绯烟只有三个愿望:1、努力赚钱,...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薛绯烟连忙抱起旁边的被子,铺到他身上,将他盖得严严实实。

“现在还冷吗?”

楮墨软糯点头,十分配合的咳嗽了两声。

“阿姐上来陪我睡吧,我真的冷。”

“那个......”厚朴看了一眼桌上的馄饨,“姑娘,你吃点东西再睡吧!”

薛绯烟一愣,这才发现,原来厚朴还在。

她的视线落在厚朴身上,厚朴的脸又开始悄悄的冒热气。

他挠了挠耳根,对着薛绯烟嘿嘿一笑。

“我瞧着你一天都没吃东西,所以特意去给你买了碗馄饨,照顾弟弟要紧,可自己的身体也要保重好才是。”

“多谢小先生,这碗馄饨多少钱,我给你。”

厚朴摆摆手,“不用不用,这是我......”

他的脸愈发滚烫,“咳......日后不必叫我小先生,唤我厚朴便好。”

话毕,还不等薛绯烟回答,厚朴便转身出去,还细心的将门带上。

薛绯烟歪着脑袋看着那扇门。

这位小先生,人还挺好!

楮墨眸色幽暗,软糯的声音与锐利的眼神截然相反。

“阿姐,快吃吧,吃完了陪我一起睡。”

薛绯烟转头,对他微微一笑。

“好,一会儿我给你熬些白粥,你还没好,别的东西暂时还不能吃。”

就在薛绯烟转头那一瞬间,楮墨收敛起乖戾,无比乖巧的点头。

楮墨这场病来势汹汹,去的也快。

到底是年轻,不过两日,便已经神色如常。

“回去之后,还是要好生将养,切不可再挨风受冻,你这病情,眼下看似好了,可病去如抽丝,断不能大意。”

胡善之捋着下巴上那一撮山羊胡,慢条斯理的叮嘱。

“大夫,小墨这咳嗽大概需要多久能好?”

薛绯烟最关心的还是楮墨的咳疾。

她亲眼见到过楮墨因为咳嗽,整夜整夜无法入睡的模样,那样子,想想她就心疼。

胡善之拿起一张药方,“你去厚朴那里抓药,三碗水煎成一碗,早晚各服一次,最多一个月,应当能好。”

薛绯烟如获至宝的双手从胡善之手里接过药方,“多谢大夫,我这就去抓药。”

“我陪阿姐一起!”

楮墨也要起身,却被胡善之一把按住,“你去凑什么热闹?去里间,我还要为你扎一次针,把你体内的寒气彻底逼出来才行。”

楮墨:“......”

薛绯烟抿唇,摸了摸楮墨的脑袋,“小墨乖,我抓了药便来陪你。”

她以为楮墨是害怕扎针。

可楮墨担心的却是......

面对薛绯烟那双关切的眼神,他说不出拒绝的话。

“......好......”

厚朴替薛绯烟抓好了药,满满的一大包,“一会儿我替你去街头雇辆牛车,你和你弟弟一同坐牛车回去吧,外头的雪还没化,路不大好走。”

薛绯烟接过药,笑着摇头。

“这两日已经够麻烦你了,牛车我们自己去雇便好,外头天寒地冻的,没道理让你来回折腾。”

“其实......”厚朴突然深吸了一口气,“你不必与我这般生分的!”

“嗯?”

薛绯烟懵懂的瞪大了眼睛,这话怎么听起来怪怪的?

厚朴被薛绯烟这样的眼神,盯得窘迫。

他突然觉得,自己像是一个诱骗小姑娘的坏蛋。

十三岁,还没及笄呢,确实是个小姑娘啊!

他连忙摆摆手,“不是,我的意思是,日后你若是有什么事情,尽管来找我,我不会觉得麻烦。”

“......”

“哦不不不,我的意思是,我其实并不怕麻烦,而且我们应该算是朋友,对吧?朋友之间,相互帮助,不是很正常吗?”

厚朴第一次嫌弃自己嘴笨。

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明明他已经将想说的话,放在心里演练了无数遍,可一到紧要关头,他愣是憋不出来一个字。

厚朴啊厚朴,你就不能争点气吗?

这样就算朋友了吗?

薛绯烟恍然大悟。

“是呢,我们已经算是朋友了,不过就算是朋友,我也不好再麻烦你了,这样吧,下次我再到镇上来,请你吃我做的包子好不好?我做的包子可好吃了!”

一听到薛绯烟还会来镇上,厚朴的眼睛瞬间亮了。

“那咱们说好了,你可不许说话不算话?”

“你们说好什么了?”

楮墨的声音幽幽的从门帘里头传来。

薛绯烟“诶?”了一声,“这么快就扎好针了?”

也不怪薛绯烟如此惊讶,前两日,胡大夫每次给楮墨扎针的时候,楮墨总会因为害怕,扭捏的不像话。

薛绯烟一定得陪在他身边,他才肯乖乖配合。

今日就说了一会儿话的功夫,就扎完了针,别说薛绯烟,便是连亲自扎针的胡善之,都有些怀疑,前两天一看到针尖就瑟瑟发抖的楮墨,是不是装出来的?

“嗯,可能是最后一次扎针,不必那么费心。”

收拾好东西出来的胡善之听到这句话,差点没忍住,要将药箱拍到楮墨的脑瓜子上。

这没良心的小东西,亏他费心费力的把这个小兔崽子从鬼门关里拉回来,这个小兔崽子怎么说得出他不尽心尽力这种鬼话?

他的良心不会痛吗?

楮墨将自己挡在薛绯烟和厚朴之间,趁着胡善之还没从里间走出来的空档,将脑袋往薛绯烟的肩膀上一歪。

“阿姐,我饿,我们去吃饭好不好?”

他一面说着话,一面将薛绯烟往外拉。

薛绯烟只能顺着他,一面往外走,一面将脑袋扭过去,对厚朴笑道:“这几日真的多谢你与胡大夫,我们先走了,你们保重。”

楮墨霸道的将薛绯烟的脑袋扭回来,“阿姐,走路记得看路。”

薛绯烟:“......”

“你个臭小子,竟然教训起我来了?”

楮墨一口气将薛绯烟拉到了街口,才松开薛绯烟的手,瞪着大大的眼睛问她:“阿姐,我们是去吃馄饨,还是去吃那家的阳春面?”

薛绯烟将一大包的药材,往楮墨手里一塞。

“我生气了。”

她双手叉腰,奶白的小脸气鼓鼓的,像是一个软糯的包子。

楮墨抿着唇,低头,长翘的睫毛遮住眼睛,委屈巴巴的站在薛绯烟面前,看的薛绯烟好气又心疼。

“你还委屈上了?他们是你的救命恩人,你知不知道?你得尊重他们。”

“阿姐,我错了。”

“哼!”薛绯烟哼哼一声,“认错倒是快。”

“但我没打算改。”

薛绯烟:“......”

小说《害了她的人都该死》 第6章 知错就不改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