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VIP小说推荐网 > 小说库 > 穿越 > 新婚夜病弱世子被气得活蹦乱跳
新婚夜病弱世子被气得活蹦乱跳

新婚夜病弱世子被气得活蹦乱跳 弱水一瓢 著

连载中 苏棠谢柏庭

更新时间:2022-06-22 14:25:28
小说主角是苏棠谢柏庭的小说是《新婚夜病弱世子被气得活蹦乱跳》,是作者弱水一瓢倾心创作的一本穿越风格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一朝穿越,醒来就被塞入花轿,送去给个身中奇毒命不久矣的病秧子冲喜。苏棠只想既来之则安之,奈何找茬...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章节预览

第13章

拿南康郡主立威的效果就是好,都不用她多费唇舌,人家就自动知觉往这上头想了,省了她多少事啊。

苏棠点头,“就是要委屈相公一段时日呢。”

许妈妈忙道,“打地铺和大少爷这几年吃的苦头比,不算什么了。”

“奴婢出去忙,大少奶奶有什么事只管吩咐。”

苏棠连连点头,“那辛苦许妈妈了。”

许妈妈忙说不敢,然后退下,还把门带上了。

谢柏庭捂着胸口瞪苏棠,苏棠抱着被子道,“你少瞪我啊,我现在还只是让你打地铺,你要惹我心情不好,我让你睡房梁,你们靖南王府还得对我感激涕零。”

苏棠一脸你不信可以试试的表情。

谢柏庭气的咬牙,还用试吗,南康郡主在靖南王府什么地位,他父王不照样让她敬茶了,苏棠要真说睡房梁是必须的,只怕亲自吊他上房梁的就是他父王母妃!

这么明显的谎言,竟没一个人怀疑,他第一次知道靖南王府的人这么好忽悠。

见谢柏庭一脸郁闷到想死的表情,苏棠闷笑,“我看你气色比昨儿又好了不少,看来昨晚睡的挺好。”

没见过这么得了便宜还卖乖的。

他昨晚失眠了前半夜,但后半夜睡的很安稳,但他要睡床,会睡的更安稳,气色更好。

懒得理会她,谢柏庭起身出去了。

苏棠憋笑下床,半夏站着一旁,已经呆若木鸡了,姑娘不止让姑爷打地铺,她甚至还想让姑爷睡房梁,姑爷还不生气,姑娘是前儿一早去鬼门关前溜达一圈,捡了别人掉的胆子回来吗?

苏棠下了床,见半夏还傻站着,手在她跟前晃,“在想什么呢?”

半夏呆呆的看着苏棠,“姑娘这么欺负姑爷,就不怕姑爷病好了,秋后算账吗?”

苏棠笑道,“未免他过河拆桥,卸磨杀驴,我先欺负够本再说。”

半夏,“......”

还......还能这样吗?

苏棠道,“今儿回门,给我挑一套好看点的衣服。”

虽然嫁的不好,但气势绝不能输了。

半夏早把衣服准备好了,那些衣服都是信王府给云二姑娘准备的,都是没上过身的崭新裙裳,样式精美,绣工精湛,穿在苏棠身上,就像是为她量身打造的一般。

一袭天蓝色绣兰花的云锦裙裳,兰花清幽淡雅,天蓝色则给人一种海纳百川的包容,再配合苏棠温和从容的气质,半夏看呆了神,连夸赞都不会了。

苏棠对这一身也极满意,她坐到梳妆台前,半夏给她绾发髻,一套金镶羊脂玉的头饰,更衬的她端庄大气,发簪上坠的小东珠轻轻摇晃,又添了几分俏皮。

半夏拿玉镯给苏棠戴,苏棠看了一眼,道,“戴老夫人昨儿送我的那只。”

那只玉镯,她昨儿只撇了一眼,色泽莹润,在半夏给她挑的这只之上。

半夏忙打开抽屉,拿出锦盒里的玉镯,拿起来看了一眼,见上头粘了根碎发,她抬手去擦,擦了下,没能擦掉,她加重力道,然后玉镯就断裂了。

半夏,“......!!!”

要不是半夏眼疾手快,玉镯都要摔地上去。

半夏快吓哭了,“姑娘,我不是故意的......”

苏棠也吃了一惊,但很快镇定下来,玉镯不是豆腐渣,不可能用力擦就断了,要半夏真有这么大的本事,那她是捡到宝了。

苏棠接过玉镯,看了两眼就从裂缝中看出了端倪,这玉镯有被接过的痕迹,她道,“这玉镯不是你弄坏了,到我手里之前就已经碎了。”

半夏不敢置信,“可这是老夫人给你的见面礼啊。”

苏棠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笑。

这靖南王府里上到老夫人,下到守门婆子,甚至她从信王府带来的陪嫁丫鬟婆子,有哪个把她真当信王府大少奶奶看,在她们眼里,她充其量就是个冲喜工具人。

敬茶的时候,老夫人让她跪了那么半天,态度就够明确了。

苏棠深呼吸,把翻滚的怒气压下,她得冷静,这玉镯她昨天敬茶的时候只看了一眼,没发现有问题,因为没带半夏去,大家送的见面礼是松鹤院的丫鬟帮忙拿着,事后送来的。

当时也没检查就收在了梳妆匣里,这会儿玉镯出了问题,不知道是老夫人赏她的就是个坏的,还是被人调了包。

但可以肯定的是,损坏老夫人送的玉镯,践踏老夫人的心意,她不会有好果子吃。

谢柏庭洗漱完回来,就看到苏棠手里拿着只断裂玉镯,满脸的气愤,他还没见她气成这样过,便问道,“怎么了?”

苏棠没说话,半夏已经倒豆子了,眼眶通红道,“损坏长者赏赐,是要被关佛堂反省的。”

谢柏庭看向苏棠,道,“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就说是我损坏的。”

苏棠看着他,“你损坏的,那你赔我一只一模一样的。”她那一跪不能白跪了。

谢柏庭,“......”

谢柏庭听笑了,“我帮你背黑锅还不够,还要赔你镯子?”

苏棠翻白眼,呲牙道,“你是替我背黑锅吗,这镯子又不是我弄坏的,我气都气半死了,还要承你的情,我傻了才干这样的蠢事。”

半夏在一旁干着急,姑爷愿意帮忙,姑娘还不愿意,姑娘傻不傻啊。

谢柏庭看着苏棠,他倒要看看她想怎么过这一关,南康郡主可是等着揪她错处出气。

苏棠看着手里的玉镯,思岑了片刻,对半夏道,“去端一碗酒来。”

半夏不知道苏棠要酒做什么,赶紧照办。

丫鬟端来早饭,苏棠坐下来和谢柏庭吃早饭,两人谁都没说话,吃完之后,苏棠对谢柏庭道,“今天我一个人去请安就行了。”

谢柏庭没理她,直接出去了,好像苏棠自作多情似的,气的她对着他后脑勺一阵张牙舞爪。

出了静墨轩,半夏小声道,“姑娘该让姑爷陪着的,万一有人刁难姑娘,姑爷也能护你一二。”

“他在碍事,”苏棠道。

“......”

半夏没来由的从自家姑娘身上感受到了大杀四方的气势,莫名为之一振。

小说《新婚夜病弱世子被气得活蹦乱跳》 第13章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