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VIP小说推荐网 > 小说库 > 言情 > 顶流夫妇假戏真做了
顶流夫妇假戏真做了

顶流夫妇假戏真做了 折枝 著

连载中 顾栖沈清和

更新时间:2022-06-22 18:03:11
经典小说《顶流夫妇假戏真做了》由折枝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顾栖沈清和,书中主要讲述了:当红小花苏阮有位孪生姐姐,名叫顾栖。于是对现下生活厌倦的苏阮抛下一切远赴国外时,顾栖不得不赶回来...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第10章

第二天,肖湾在顾栖的公寓见到沈清和时,对他是油然生出一股怜惜的情绪。

碰上顾栖这么一个不讲理的人,肖湾实在是不知道,这算不算沈清和运气不太好。

但显然现在沈清和是完全不知道这些的。

肖湾一进门就接收到顾栖冷冷淡淡的目光,就这么一眼,一下就让肖湾浑身发毛,那种背后犯冷意的感觉更是直冲天灵盖。

沈清和也没想到这里会有其他人。

他神色一顿,随后有些不自在:“你这还有其他人?”

最主要的是,他没有在苏阮身边见过这人。

“我助理,肖湾。”

听见苏阮的话,沈清和有些不太赞同的皱眉,随后多看了苏阮一眼。

虽说助理是要贴身照顾艺人,也会知道艺人很多隐私的事情,但是没一个稍稍有脑子的艺人,会将自己所有的事都摊开在一个新招的助理面前。

“苏阮。”

沈清和的语气一下变得严肃。

顾栖左右知道他想说什么,她咬着面包片,将牛奶从微波炉中拿出来:“湾湾跟了我很久。”

“可我从没......”

没等沈清和说完,便被顾栖打断:“沈清和,我和你的关系,也不过是一年前意外被绑在一起的,我们之间也还没彼此熟悉到可以窥探对方的隐私,这样说,能明白吗?”

沈清和虽是疑惑,却也点了头。

直到现在他依旧不明白,对他亲事一向挑剔的老爷子,为何会松口答应让他和苏阮结婚。

而苏阮也好像从没担心过自己的身份不够嫁入沈家。

A市豪门众多,并且豪门之中也会分出一个三六九等来。

而沈家毫无疑问是第一梯队的,而苏家则是最末流的梯队。

沈家就算是要联姻,最好的选择也是与沈家不分伯仲的豪门,而不是一个处处需要沈家帮衬的苏家。

最主要的是,苏阮本人也并没有半点过人之处,除了那张脸。

沈清和若有所思的看着顾栖,而肖湾则在顾栖的暗示下,小心翼翼的走到沈清和的身边,一向对男人可以说是无往不胜的高手,此时有几分不确定地站在他的身边,苦恼的看着他。

顾栖慵懒地倚在沙发上,挑眉看着肖湾。

可惜她此时拿着牛奶,实在是没什么威慑力。

沈清和觉察出顾栖目光的方向,他便也顺着看去,与肖湾的目光对了一个正着。

肖湾也没想到沈清和会突然回头,她脸上的表情还没有收整好,被沈清和是看了个清楚。

“你助理——”沈清和没有细究肖湾脸上的神情,而是转头用一种很轻巧地语气对顾栖说道,“大概是坐错了地方。”

被揭穿的肖湾有些不好意思的站起来,换了个位置。

身边没了人,沈清和是眉眼也稍稍舒展了些。

这还是顾栖第一次看见肖湾吃瘪。

虽然肖湾的长相并不是那种顶级的好看,但左右也算是个美人,而且还是男人都非常喜欢的那种纯欲风,凭着这副小白花的长相,肖湾在男人这儿可以说是无往不胜,就算是第一次见面并不是很喜欢,但多少也会看在她是个美人的份上,从而多几分宽容。

只有沈清和,冷冷冰冰不为所动。

顾栖快速地将杯中剩下的牛奶几口喝完:“走吧。”

*

顾栖和沈清和去到练习室时,苏簌早就在那等着。

见着她们一起过来,苏簌虽然有些疑惑这两人的关系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了,可想着苏阮以后也算是有了可以依靠的人,她脸上也不由露出几分舒心的笑意。

“你们来了。”苏簌赶紧上前,“我已经将舞给扒好了,我现在教你们吧。”

沈清和见着苏簌,点头示意后,就和自己的助理走到一边,显然一副“我与苏阮”不熟的姿态。

苏簌知道他们并没有把他们结婚这件事给公开,但是没想到两人在人前竟然会生疏冷漠到这种地步,就连彼此的助理都没有告诉。

顾栖带着助理也去了另一边,苏簌犹豫一下后,还是决定先去找最好说话的沈清和。

只是苏簌没想到,她这一过去,就听见沈清和的小助理对沈清和说道:“哥,你为什么要答应过将苏簌换成苏阮?苏阮黑料缠身不说,而且很难合作的,基本业务能力也没有,你和她合作,会砸了自己招牌的。”

“而且,您这也不是将自己的热度白白给苏阮蹭吗?”

沈清和并未作答。

其实不单是助理,就连他的经纪人也不理解。

只是不理解归不理解,自家艺人发了话,他还是得去照做。

苏簌站在那,一下有些不知所措。

此时于她而言,是进退都不是。

最后还是沈清和发现她,率先开了口:“苏簌老师,你有事吗?”

苏簌被沈清和喊得一愣,毕竟依照沈清和如今的身份,是该她喊她一句老师。

很快,红霞爬满了她的脸蛋,她赶紧摇头,说道:“没,只是想莱了解下沈老师的情况。”

“嗯,请苏老师稍等一会儿。”

“苏阮小姐还真是会给您这找事做。”肖湾跟在顾栖身边忍不住笑,“刚才您有没有看见沈清和那个助理看你的目光。”

顾栖懒得搭理她。

但是肖湾却是越说越有劲:“那个小助理啊,看你的眼神,就像是世人看妖妃苏妲己一样,我的大小姐,你是不是该好好反省下自己。”

“肖湾。”正在收拾东西的顾栖叹气,随后又一本正经的说道,“你真的很机车耶!”

肖湾捂着嘴忍住不让自己发出一丁点的声音来,可是那双弯弯的月牙眼,却是笑意荡漾。

沈清和对苏阮的业务能力也是知道的,所以他在答应将人换成苏阮之前,已经先一步将后续的工作安排妥当,特地空出了几天的的时间准备来和苏阮磨合磨合。

但他万万没想到,需要特训加训的那人竟然会是自己。

沈清和看着她学了几遍后,已经能完美地复刻,而自己不但跳得磕磕绊绊,甚至是很多动作,他连记都记不得。

第一次,沈清和十分怀疑自己的学习能力,同时也对外界的一些声音产生质疑。

苏阮,好像也不想外界所传那样是一个唱跳俱废的废物。

起码在此刻,苏阮在他面前所展现出来的天赋,在他看来已经足够吊打很多爱豆。

“苏阮。”沈清和实在憋不住自己的好奇,“你跳得也不差,为什么......”

“为什么成团夜和后续的舞台这么拉胯吗?”顾栖看着落地镜中的自己,平静地替他问出口。

沈清和默不作声的点了头。

“很简单呀!”顾栖说道,“我乐意。”

沈清和被顾栖这话给堵得无言可对。

坐在后面的助理是越看越觉得这两人之间不太对劲。

他们沈老师多正经客气的一个人呀,对着苏簌都是老师老师的,怎么到了苏阮这里就变成了一个简简单单的“苏阮”?

助理实在是难以忍耐自己的好奇心,于是他起身红着脸换到肖湾的身边:“你好,其实沈老师的助理,邓固。你可以叫我小邓,你是苏阮老师的助理吗?”

“是呀!”

邓固两眼一亮,随后又朝肖湾这边凑了几寸:“那你跟在苏老师身边多久呢?”

肖湾笑着偏头打量了邓固一眼:“想问什么,直接问就是,这样拐弯抹角的,何必浪费大家时间呢!”

“那......”邓固可以说是两眼放光,他紧张地搓着手指,说道,“那我就不客气的直接问了!”

“你知道苏老师和我们沈老师是什么关系吗?”

虽然沈清和并不喜欢苏阮,但这个协议妻子也是他自己挑选的,对她自然是和对旁人不一样的。

只要是稍稍了解沈清和的人,是非常容易从中看出他对待苏阮和苏簌的方式。

虽说对苏簌客气,见面便喊“老师”,但这又何尝不是因为不熟。

而直呼苏阮的名字,自然是因为熟悉,或者说,两人之间的关系,不需要这么客套。

肖湾闻言,笑着将腿伸直,就连腰也特意抻了一下:“你跟在沈清和身边也不短吧!”

“嗯。”

肖湾笑:“怎么?你家艺人没有和你说吗?”

邓固虽然不太听得明白肖湾这话背后的意思,但是他能感受出来,这人对他家艺人带着一种偏见与恶意。

邓固几乎是立即就住了嘴,没有说话。

“真是可惜。”肖湾意有所指的一笑。

邓固是听得心里一跳一跳的,现下也不敢再问,于是在她说完之后,又默默地将身子挪了回去,腿并腿,手搁在膝盖上的老实坐着。

顾栖很快熟练之后,便一直在扣细节。

倒是沈清和,学得有那么些许的吃力。

邓固也不太知道这个笑话怎么就落到了自家艺人的身上,不过他还是提前订好了中午的饭,下午茶以及晚上吃饭的酒店。

肖湾就在一边看着邓固忙前忙后,苏簌的助理也跟着跑上跑下,只有肖湾从始至终稳如泰山的坐在那,一动不动。

三人在练习室呆了一天,直到整座大楼灯火通明后,沈清和才停下动作。

他大汗淋漓的双手撑在膝盖上,看着已经在一边玩手机,且略微有些不耐烦的顾栖,随后才偏过头对苏簌说道:“今天辛苦苏簌老师了,便先到这里吧!”

“我让邓固定了地方,麻烦苏簌老师稍等一会儿,我和苏阮请苏簌老师吃个饭。”

三言两语便十分客气地将彼此的身份划分明确,哪怕今天顾栖没有做任何事。

“沈老师实在是客气。”苏簌也累得有些够呛,不过当她的目光落在顾栖身上时,不由得微微黯然。

她几步朝顾栖走去。

“阮阮。”

听着声音,顾栖漫不经心一抬头时,苏簌便瞧见了她左眼角下的泪痣。

因为练舞太热,所以下午些的时候,她便去卸了妆。

原先她还没注意,可如今仔细一端详才发现她眼角下过于妖冶的泪痣。

这泪痣......以前阮阮有吗?

“软软,你什么时候......”

不等苏簌说完,顾栖便说道:“我一直都有,天生的。”

“那为什么以前没看见。”

顾栖面色冷淡的盯着她的眼,虽然没说话,但一切也在不言中。

苏簌没想过回自己的原因,她忍着泪用手捂着自己的泪痣往后小小地退了两步:“对......对不起,我不知道。”

“嗯。”

“苏阮!”沈清和冷淡地的声音紧接着响起,他提着黑色的外套从邓固那边走来,他目光在两人之间转悠,片刻后,才道,“你与苏簌老师说什么?”

此时沈清和的来临,于苏簌而言并不亚于神迹降临,她感激万分的朝沈清和那边看去,可惜得到的却是沈清和一抹略带歉意的眼神。

苏簌那颗刚重新活过来的心又一次的被人用冷水无情地浇灭。

“噢,苏簌说,我的泪痣好看。”

沈清和站在原地端详一番后,说道:“的确好看。”

顾栖懒洋洋地起身,随意将外套和帽子拢上后,便往外走。

沈清和看见她纤细清瘦的身影忍不住皱了眉。

以前他怎么没发现这人还有做独行侠的风范。

“苏簌老师,实在是抱歉。”沈清和再一次对苏簌表达着歉意。

苏簌摇头,用力地将眼中的泪花被憋回去:“阮阮便是这般冷漠的性子,沈老师不责怪就好。”

对于苏家的事,沈清和倒是比其他人要清楚些。

不管如今苏簌母女对苏阮有多好,伤害和错误却是早就造成的,发展到如今这个地步,谁也没法怪苏阮不懂事。

毕竟在懂事的人,也没法对逼走自己母亲,破坏她家庭的人和颜悦色,还与她的女儿亲如姐妹。

沈清和在答应和苏阮结婚的那一日,便明白自己和苏簌她们,迟早是将站在对立面的。

“沈老师,你让你助理将酒店的名字发给我就行,我自己过去。”

“好。”沈清和点点头,让邓固将酒店和包厢号发给苏簌。

邓固其实在弄不明白,他们的商务车虽然不是房车,倒是捎带两个小姑娘的位置还是绰绰有余的,为什么他家艺人要这么迁就苏阮?

这女人怕不是真是什么狐狸精转世?

这个念头刚起,邓固浑身就打了冷颤!

同时更是飞快地下定决定,今天回去之后,他一定要!给经纪人报告这件事!

绝对不可以让他清清白白的艺人,栽在苏阮这个黑料缠身的狐狸精手中!

小说《顶流夫妇假戏真做了》 第10章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