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VIP小说推荐网 > 小说库 > 言情 > 从棺材板里起来去抢婚
从棺材板里起来去抢婚

从棺材板里起来去抢婚 香林 著

连载中 南昭雪封天极

更新时间:2022-06-23 10:28:46
小说主角是南昭雪封天极的书名叫《从棺材板里起来去抢婚》,本小说的作者是香林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内容主要讲述:什么?被抢婚?从棺材里爬出来也要夺回来!让她和公鸡拜堂?宰了,炖汤!要赐贵妾?湖里的水什么滋味了...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刚还热烈讨论的人群一惊,纷纷后退。

“姐姐!”南若晴突然尖叫一声,“姐姐,怎么这样了……到底怎么回事啊?”

阮姨娘也正懵着,她知道南昭雪下场会很惨,本来打算让她无声无息的消失。

对外只说是被山匪带走,或者和别的男人私奔了。

这样就算是战王府,也不会再追究,掩下这件事还来不及。

她暗自责怪这些人画蛇添足,多此一举。

可事已至此,只要把人拉走,也就没有后顾之忧了,王府也不会再要南昭雪。

她心里忍着恶心跑到包裹前,将散开的破布重新盖上,面上又装出一副悲痛欲绝模样,让家丁将马车赶过来,抬“南昭雪”回家治伤。

随后对着周围的人福福身:“今日之事关系到雪儿的清白,望大家能守口如瓶。大恩大德,南家铭记在心,妾身代我家老爷向大家拜谢了!”

南若晴也声音轻柔道:“南若晴也拜谢各位!大姐姐好了定不会忘记诸位的恩德,小女愿意去城外道观为大家祈福。”

她面上温婉慈悲,心里却痛快极了,原来,这就是娘说的,让南昭雪求死不能!

众人交口称赞,赞扬声不止。

不远处路边树下,封天彻握着马鞭,怒发冲冠。

他身边的蒋锦皓好奇道:“七哥哥,她们在说什么?”

封天彻哼道:“你被抓走了,六哥前天大婚,你没来,自然不知道。”

蒋锦皓惊愕不已:“什么什么?六哥哥大婚了?怎么这么突然?我都没有喝喜酒,也没看六嫂嫂长什么样,这怎么行?”

封天彻看傻子一样看着他:“你是不是烧傻了?你没见到?”

“你才傻了,你刚才都说我被抓走了,上哪知道去?”

两人正在争吵,南家的马车拉了过去,阮姨娘正要和南若晴把人抬上马车。

一道清冷的声音从王府内传来。

“站住!”

阮姨娘有一瞬间的恍惚,怎么听见了南昭雪的声音?

南若晴回头,哭着红肿的眼睛霍然睁大。

“你……你……”

阮姨娘也回头望,眸子立即一缩。

走出来的女子红衣烈烈,似一团燃烧的火,袖口和裙摆的暗纹若隐若现,她的乌发轻挽,额前一支赤金镶嵌红宝石的凤钗,宝石流苏在她光洁的额前轻晃,更衬得她肌肤胜雪。

她的眉梢微挑,眼尾扬起,眸子里寒光点点,似寒池中的星光璀璨。

她身姿挺拔,下巴微抬,走在阳光里贵气天成,眼神睥睨而来,似九天之上的飞凤,轻轻收了利爪,俯瞰人间。

众人鸦雀无声,忍不住摒住呼吸,呆愣之后都垂眸低头,不敢造次。

南昭雪。

阮姨娘脑子里嗡地一声,双手紧紧握住,无法相信眼前的人是南昭雪。

南若晴刚才心里还极尽得意,现在却看到如此出众的南昭雪,通身贵气,风华绝代,嫉妒之火让她理智全失。

她脱口道:“你怎么在这?那这个人是谁?!”

她一指地上的浑身是血的那个,表情略显狰狞。

众人一愣,目光在她和南昭雪身上来回流转。

南昭雪淡然一笑,笑意不达眼底:“是啊,本王妃也想知道,这个人是谁?”

本王妃,三个字像锋利的针,淬着毒,刺在南若晴的心上。

她嫉妒地要抓狂,明明这个位子应该是她的!

明明她才配得上这样光彩夺目!

南昭雪应该埋进土里,死了也只能仰望她!

阮姨娘握住她的手,脸上欣喜:“雪儿,你没事真的是太好了!我和晴儿特别担心你!”

“阮姨娘,”南若雪居高临下,“本王妃在问你们话,为何你们会说那人是本王妃?”

“前天晚上你消失不见,我以为你被山匪掳走了,实在是担心……”

“前天晚上?”南昭雪打断她,“阮姨娘,纵然你是父亲的贱妾,没有行过大婚之礼,也非高贵出身,可你听也该听说过,大婚之夜,岂能回娘家?

你没爹没娘无人教,难道戏曲班子的班主也没有教过你吗?你不是成天唱些才子佳人的戏码吗?

怎么,你唱的才子佳人,大婚当夜要回娘家的吗?”

“本王妃好好的在王府,你却说本王妃什么失踪,什么山匪,口口声声指着那个来历不明的女子说是本王妃!

还让那个小厮口称你为夫人,你在恶心谁?南家只有一个夫人,那就是本王妃已经去世的母亲!你一个贱妾,配吗?”

南昭雪字字如耳光,啪啪打在阮姨娘的脸上,她气得浑身哆嗦,这些难堪的字眼让她无地自容。

妾室的身份是她最不光彩的,偏偏南昭雪就要在这上面捅刀子。

南若晴尖声道:“你胡说!南昭雪,我娘才是南家的夫人主母,你……”

阮姨娘用力握她的手,眼神示意她不可再说。

“谁胡说?”南昭雪声音冷厉,“你在说谁?论南家,你是庶本王妃是嫡,你不敬嫡长姐,论王府,你只是商家庶女,诬蔑本王妃在先,不行礼在后。南若晴,你眼中还有规矩礼法吗!”

“来人!”

一声冷喝,满是威严。

申管家心头一凛,下意识道:“在!”

“给本王妃掌她的嘴!”

申管家早等不及了,对着门房边一个婆子递个眼色。

婆子大步上前,不容分说,正反给了南若晴两个嘴巴子。

南若晴痛得尖叫,脸上的薄纱也掉了,脸当即红肿。

“你……你这个老刁奴,竟敢打本小姐?”南若晴眼睛充斥怒意。

婆子哼道:“老奴听王妃的吩咐,有什么不敢?你个庶出的,还跑到王府门前来泼我家王妃的脏水,呸!不要脸!”

婆子是内宅里摸爬滚打的人物,这种脏手段不知道见过多少,这母女俩一唱一和,她早看透了。

“你……你胡说!我们明明是听说姐姐遇难,这才前来王府报信……”

婆子转身对南若雪行个礼:“王妃,不知能否准老奴说几句?”

南昭雪本就不想多废话,略一点头:“准。”

婆子得了令,挺了挺胸膛:“各位,我老婆子大字不识一个,可我这双眼呐,能辨真假。”

“这对母女,心是真黑,戏是太假!”她嗓门又高又亮,一把揭开裹着地上女子的破布,一扒拉把人翻过来。

“来!大家看看!”

小说《从棺材板里起来去抢婚》 第16章 好戏开锣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