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VIP小说推荐网 > 小说库 > 言情 > 农女家的赘婿首辅
农女家的赘婿首辅

农女家的赘婿首辅 苏玥玥 著

连载中 叶荞贺远

更新时间:2022-09-22 13:20:57
完整版小说《农女家的赘婿首辅》是苏玥玥所编写的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叶荞贺远,书中主要讲述了:邕乡村有个大力猎户女叶荞,上能上山打虎,下能脚踹渣男,是整个湖乡镇人人尽而远之的‘悍’女子。当爹...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章节预览

第6章

叶母无奈地拍了拍她的后背,把闺女哄睡着了。

叶荞却是忘记了。

她没有跟贺远说自己至少三四日不会回村的事。

下午。

贺远满心期待地偷偷从家里溜出来,背着小背篓,走到叶家门口,却看见大门紧闭,上面挂着铜锁。

“这不是贺秀才家的远小子吗?过来干啥的?”隔壁的叶阿奶坐在院子里宰猪草,见贺远站了好一会儿了,含笑地问。

“我来找小荞。”贺远期待地看着叶阿奶:“小荞是不是在家?”

“小荞啊,跟她爹娘回镇上啦,估摸着过段日子就回来了。”

贺远眼里的光亮落了下来,垂着头,半响才继续问:“她会回来对吧?”

“会的,过个三四日就回来了。”

“好,我知道了,谢谢叶奶奶。”贺远转身离开叶家。

还没走到自家门口,没有防备之下就被从旁边冲出来的两个孩子推搡倒地,背篓也滚落到地上。

“你个灾星,哥,快打死他。”

“要我说,你娘吃什么药,浪费那么多银子,反正迟早都要被你克死。”

两个孩童八九岁大小,说出嘴的话却格外恶毒。

贺远闷哼一声,看了一眼破了皮的手掌心,翻身起来,抓住其中的弟弟就往他脸上揍。

贺大林见这灾星还敢反抗,嘴里一边辱骂,一边伸手去抓贺远的头发。

动作毫不手软,没一会儿就把贺远的束带扯掉。

等贺娘子听到声音。

捂着嘴咳嗽走出来,就看见儿子被人高马大的贺大林、贺二林两兄弟欺负,眼睛都气红了。

贺娘子提起扫帚朝两个孩子打去。

贺大林两兄弟哇哇坐在地上哭叫,“二婶打人了,要打死当侄儿的,心肠太狠毒。”

贺远趁机脱身,跑进院子里就要把远门关上,不理会外面哭闹的贺大林两兄弟。

“你怎么跟他们打起来了?”贺娘子唇色惨白,面颊泛红,一看就被气得不轻,尤其是见他浑身脏污,以及乱七八糟的头发,嘴角的鲜血。

贺娘子想到什么,干脆直接拉开院门,抱着贺远坐在大门口,直直地看着赶过来的贺家其他两房人。

“你们要弄死我儿子,先从我尸体上踩过去。”

“弟妹,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不过就是几个孩子小打小闹。”贺大伯母飞快跑过来,对着贺娘子和贺远就开始教训。

“我家孩子也被贺远打了,我也没计较。”贺大伯眯了眯眼,轻哼了一声道。

“你们打的什么主意,别以为我不知道。”贺娘子说了两句话就开始喘息起来:“咳咳咳咳......”

“嫂子,你看看你都病成这样了,还闹什么,不好好在家养病,为了孩子小打小闹的事在这里跟我们撕破脸皮,说到村里,也是你家没理。”贺三婶有恃无恐。

贺远见娘气得咳嗽越来越凶。

恨不得再把贺大林两兄弟狠狠掐一把。

这些所谓的亲戚,在他眼里就跟猛兽差不多,都想张大嘴把他和娘咬下一块肉来。

只因他们孤儿寡母,却有一座青砖瓦房。

贺远头一次明白‘怀璧其罪’的意思。

“三婶,既然你说是小打小闹,那就帮我付医药费。”贺远站起来,挡在贺娘子面前。

他个子不高,但口齿清晰。

刚赶过来的村长,就看见贺家另外两房人咄咄逼人,而贺娘子本来就是个病人,看起来更式弱,贺远这孩子就更惨了。

脸都肿了,嘴角都是血丝,头发也被扯得分开,一见就是被人打了。

村长一口气提起来,对贺家两房觊觎贺娘子两母子名下的宅子这些事心知肚明,假装看不见几家人的争执。

只抓着贺远和贺大林、贺二林两兄弟打架的事说。

“村里就算事孩子打架,不管啥理由,当家长的,都要给受伤的孩子付医药费,不然以后村里岂不是乱套了,大家都打架算了。”

“你们三个孩子过来,我亲自验伤。”村长本来就是偏向贺远的,因为贺远看起来最惨。

他一掀开贺远的裤子,就看到他膝盖和手掌都磨出血,身上好几块乌紫。

轮到贺大林两兄弟。

村长检查完,发现除了红肿,愣是没有哪里有伤。

“你们自己看看,两兄弟大贺远两岁多,把人打成啥样了,就算是亲戚也要赔医药费。”村长终于有理由了,指着贺家大房和二房的人破口大骂。

贺大伯母不甘心。

尤其还被村民看了笑话。

伸手把贺大林拉过去,不服气地拍打他的肩膀:“你个傻小子不是说身上很痛吗?倒是把伤口露出来啊,不然谁知道你痛。”

“哇!娘,我身上是真的痛啊。”贺大林哇哇大哭,**都疼麻了,像针锥一样。

“哼,小小年纪就会撒谎了!”村长怒哼一声:“疼会没有伤口?”

听到这话的贺远眼睛闪了闪。

不过不是后悔,是遗憾没能再下重手。

“行了,别装了,过来给贺远道歉。”村长对一向是熊孩子的贺大林两兄弟没好感,训斥了一番。

贺大伯母一家到底是要在村里过日子的,再不甘愿,也只能老老实实让家里的孩子道歉。

最后什么好处都没得到,反倒赔了一吊钱给贺远当医药费。

等贺家大房和贺家二房的人一走。

村长这才松了一口气,就怕两家人胡搅蛮缠。

他走上前,把铜板放到贺远手上。

正要叮嘱什么,突然看见贺娘子扶着门框,就倒了下去,他惊呼了一声:“贺娘子!”

“阿远,快去端药......”

“我没事,咳咳。”贺娘子半昏半醒。

村长只好叫了旁边的两个村妇帮忙,把贺娘子抬回床上。

贺远眼眶发红,快速跑进厨房去熬药,没一会儿苦兮兮的药被他小心翼翼地端着,送到虚弱的贺娘子床边。

贺娘子朝他挥了挥手,态度却很强势:“阿远,你出去,我有事跟村长谈。”

“......娘。”贺远迟疑了一会儿,最终在她坚持的眼神中,转身离开。

只是谁也没有想到,贺远是离开了,却进了隔壁的屋子,没人知道,隔壁屋子一块砖松了,他能听到娘跟村长说话。

小说《农女家的赘婿首辅》 第6章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